【朗讀生活】 冬季最暖在此時

24

文╱高愛倫
不管有多冷,冬季最暖在此月,不但愈冷愈有趣,愈冷也愈有暖意;除夕到元宵,如果可以許願這十六天能集中整個季節的最寒氣溫,相信會有很多大小頑童舉手附議,登山追雪、哈爾濱賞冰……本來就很吸引長居熱帶氣候百姓傻里傻氣的好奇心呀!
奇冷產生的奇大特色就是人和人之間「不怕靠近」。
我體寒,怕冬天,但是到了春節那幾天,就怕暖,更正確說法是:就怕不夠冷,就怕冷不夠。
人生際遇縱使不能因添歲而真的萬象更新,但是,所有的想望總是站在一個新的起點,所以除非有大逆,否則每個人心裡都有一種澆不息的「自燃」喜悅感,一年十二個月三百六十五天,你迎面得到的笑臉和自己放送出去的笑容總和,很可能是比不過這十五、六天的績效。
你笑容多,因為你覺得舒適開心。
你舒適開心,因為你得到很多友善的笑容。
笑容是非常美麗的社會文化。
國外回來的朋友或同學,甚至還有老外,都問過我一個問題:走在街上,來往的路人好像都很少有笑容;很遺憾,我也常常有這樣的感覺,但我不是對單純的笑容起問號,而是有一種不解,「好像」多數人都是不快樂的,這些無法帶動愉悅感的表情,到底該如何解讀?
有一次我在敦化南路要上一班直行公車,我問司機先生:「請問有到大安國中嗎?」他看我一眼,沒答「有」或「沒有」這樣簡單的詢問,倒是嘴角一翹臉皮一提的睨視著我,我已經踩上一階車梯,卻被他銳利的眼珠、冷哼的表情,直覺的嚇得退回人行道上;這個十秒的寫實形容絲毫不誇張,有機會我可以非常「傳神」的演給你看。
也有一次我在基隆坐國光號1815,陪先生去武嶺街復健,結果錯過按鈴時機點,司機先生說:「你們過站了?我在下一站情人湖路口放你們下去,兩站很近,不會多走路,不要擔心。」
下車刷卡時,我跟司機先生說:「不好意思,年紀大了反應有點慢。」他說:「不會啊!走路要小心天雨。」
昨晚去基隆市買食具,連很會看地圖的先生也一再於仁二路與仁四路之間迷路,問了兩個店家,指出來的方向還是讓我們老鼠走迷宮;問到第三個年輕女孩,她稍微解說一下,突然決定:「我們在地人指路都是只知地點不知地址,所以你們會愈走愈亂,我帶你們過去好了。」先生說:「會不會耽誤妳太多時間?」她輕輕鬆鬆答:「只要幾分鐘,沒關係的。」
結果所謂幾分鐘就是十五分鐘;快到時,先生低聲跟我說:「這好像是我們剛剛來過的那家。」「沒錯,但你千萬別說,人家可是辛苦帶我們走一段路走過來的。」
謝謝女孩,我給了她一張有我ID的名片,希望她聯絡我;我總是樂於結識這樣的陌生人,我深深相信:一個有體貼善意的人,心中少雜念。
在兩個司機先生的故事裡,我不評論教養氣質這樣的大題目,我只是相信態度好的那位,較有可能是內心匱乏較低同時又時有歡欣念想的性格。
以人為本的風景中,我們透過行為呈現的畫面,就是內在的實貌。
雖說一年是四季,但過年的半個月,實在很像是一個獨立季節,此時不僅天時地利人和,而且人人面貌姣好,聲音亢奮中帶著溫柔,每個角落也都自然形成海角樂園。
心情好的時候,往往是心思最健康又最清晰的時候,春節就是這樣的獨特時光,所以我們可以把春節當作重新規畫生活夢想與蛻變的獨立季節。
年假盡情玩樂,但是每天數著「還剩三天假」、「還剩兩天假」、「還剩一天假」,會讓收假日變成藍色星期一,一下子就掉進沮喪的返工日。
我們還是可以盡情玩樂,但是每天想著「還有三天假」、「還有兩天假」、「還有一天假」,然後就是藍海開闢日,直接奔向你最想插旗的座標。
春節是中國人最看重的大假,你可以樂到精疲力竭,但是你也要有能耐神勇復出。
寒冬大地覆冰而解霜後,就是最容易讓生活與生命抽芽的生物循環。冬天的寂寂不再只是炮竹趕年獸的神話,西元二○二○,你準備出發了嗎?這一年想為自己寫下什麼樣的故事?
新年心願,我希望所到之處,看到的人事物,都充滿對世界滿意、對自己滿意、對別人滿意,而且在這樣的滿意情懷中,自己還能不停的進步,也對別人保持不斷的幫助。
如果我的心願是不會出現的光芒,那該怎麼辦?我想那也別自尋煩憂了,只須牢記朋友看完書之後分享閱讀心得與我共勉的內容:「如果你身在沙漠,那就在心裡種下一朵玫瑰。」
你也可以這樣告訴自己:能在你心裡綻放的色彩,就是你容顏的胭脂。
祝大家新年快樂。♣

不管有多冷,冬季最暖在此月,不但愈冷愈有趣,愈冷也愈有暖意;除夕到元宵,如果可以許願這十六天能集中整個季節的最寒氣溫,相信會有很多大小頑童舉手附議,登山追雪、哈爾濱賞冰……本來就很吸引長居熱帶氣候百姓傻里傻氣的好奇心呀!
不管有多冷,冬季最暖在此月,不但愈冷愈有趣,愈冷也愈有暖意;除夕到元宵,如果可以許願這十六天能集中整個季節的最寒氣溫,相信會有很多大小頑童舉手附議,登山追雪、哈爾濱賞冰……本來就很吸引長居熱帶氣候百姓傻里傻氣的好奇心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