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2】隨堂開示錄 75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22一以貫之的人生 7-7揚州廣播電視總台專訪rn

11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22
一以貫之的人生 7-7
揚州廣播電視總台專訪
時間:2014年11月4日
地點:佛光山電視中心攝影棚
主持人:一九八九年,大師闊別故鄉四十年之後終於回來了,一時千載,千載一時,當時的情景大師還記得嗎?
大師:這是我在北京一下飛機,趙樸初居士跟我講的話:「一時千載,千載一時。」
主持人:至今還有很多江都的父老鄉親還記得您,第一次回鄉省親的這麼一個場景。大師當時心裡面激動嗎?

大師:我因為出家幾十年了,對很多人間事都用平常心去看待,平常才會長久,激動是一時的。我不需要激動,很耐煩的、不間斷的做愛國的工作、做兩岸交流的工作。

主持人:趙樸老後來就安排大師去西安的法門寺,當時您就向趙樸老提出,希望能夠把佛指舍利請到台灣供奉。

大師:那一次佛指舍利到台灣,五百萬人跪地歡迎,大家都不想什麼大陸、台灣,沒有分別。在佛教裡,「佛」的一個名字之下沒有兩岸,就只有一個中國,所以用佛教來促進兩岸和平很快。

主持人:江澤民總書記當時為了佛指舍利的供奉,還特地下了一個批示。

大師:佛指舍利來台灣,到今天還是很有影響力,如果繼續發展這許多影響力,對國家未來的和平、友好、團結都有很大幫助。

主持人:大師和趙樸老以往是神交,之後也有這麼好的交誼。您有沒有請趙樸老到佛光山來?來過嗎?

大師:我有這樣的打算,但是那時候機緣還沒有成熟,總之不是我們個人所能決定,還要看大環境。不過今天兩岸的環境就不同了,如果趙樸老今天還在世,把他請到台灣來,我想一定會萬人轟動。

主持人:一定的,肯定是這樣的。大師其實您一直踐行對趙樸老的諾言,一諾千金!二十多年來,您不斷地往返兩岸之間,參加各種文化、宗教類的活動,並且把台灣的學者請到大陸講課,把大陸的學者請到台灣來講課。這麼辛苦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呢?

大師:趙樸老過世以後,因為不能親自去為他祭奠,我就寫了四個字:「人天眼滅」,人和天的眼睛沒有了。現在這四個字還掛在他的紀念堂裡面。我覺得趙樸老天上有知,應該會知道我對他的崇敬。

主持人:大師您這麼辛苦往返兩岸,那麼您最終的夢想、最終的目標是什麼呢?

大師:國家和平、國家團結、兩岸相安,大家不要有戰爭,大家如兄如弟,骨肉同胞,一脈傳承,文化相通。

主持人:想問大師,您有沒有困惑的時候?有沒有煩惱的時候?最大的困惑是什麼?

大師:困難、艱苦、難關不是沒有,不過在我而言都不覺得難。我有一個原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有佛法就有辦法。我相信依靠佛法,什麼問題都能解決。所以在我自己的一生當中,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主持人:中國有一句古話:「高處不勝寒」,您現在是星雲大師,您覺得您身邊的人、世間的人懂您嗎?

大師:像我現在老病了,老是有人要求見,我不大方便,沒有那麼多體力。再說常常跑醫院,醫生也不准我回來,就見不到客人,讓人難以滿意,容易得罪人,這要抱歉!

主持人:其他方面呢?譬如您的思想,您覺得大家都懂您了?

大師:在過去曾經一段時間感覺到,在思想上面寂寞。所謂思想的寂寞,就是志同道合的人、互相了解的人太少,跟我一樣發心的人太少了。但是現在都很好、都很滿意。

主持人:最後我們回到今天這個紀錄片的主題「夢想」兩個字上面來,我們還是想了解一下大師接下來的夢想。您對於佛光山、對於整個人間佛教未來的規畫是什麼?

大師:我個人沒有什麼夢想,我只是隨緣,有和無對我都是一樣。但是對於國家,所謂「中國夢」,我的夢想是:第一,我希望民族團結。中國的民族很多,香港、澳門、新疆、西藏、台灣……大家統統都團結在一起,一個中國,不可分離。第二個,鄉鎮、郊區生活平衡,大家都幸福快樂,日子好過。可以說,我的最高夢想就是讓我們中華民族,萬家生佛。

主持人:非常感謝大師!您不僅是我們揚州人的驕傲,也是天下人的大師。非常感謝!

大師:謝謝!我眼底鈣化,看不到,所以實際上現在你們這裡什麼情況我看不到,只有濛濛中一點人動作的影子。

主持人:大師寫字的時候也不用看,字都在心裡,了然於心?

大師:寫下來我也看不到,必須要叫人告訴我剛才寫的什麼字,視力模糊到這樣的程度。

主持人:大師您每天早上都要用一段時間來寫字,您為什麼這麼辛苦,每天都要寫字呢?

大師:我心中會先預算在紙上要怎麼寫,心很聽我的話,我要這樣、要那樣,它會幫忙。

主持人:那您寫這些字做什麼用呢?

大師:最初也沒有目的,後來我們成立了一個公益基金會幫人的忙,他們跟我說公益基金會有人捐款,叫我寫字感謝他們。現在好像成為慣例了,我已經寫了好幾百張送人。他們也送得很熱心,大概捐款的人也很歡喜。總之,彼此歡喜就好。

主持人:我聽到有一種說法,不知道對不對?有人說佛光山就是大師寫出來的,西來寺也是大師寫出來的。

大師:「給」出來的,給人給出來的。我沒有錢給人,我給他一句佛法、我給他一個笑容、我給他一個關懷;這個「給」,捨得、捨得,給就有。

主持人:這一次我們過來之前,為了表達對大師的敬意和謝意,特別請揚州市最知名的一位書法家顧風老師,請他寫了《宋高僧‧鑑真傳》裡面的一句話,今天我們徐台長把這幅字帶過來了,叫「猊座揚音,冰池印月」送給大師。(待續)

大師接受揚州廣播電總台採訪,圖為該電視台台長徐麗玲(右五)率領團隊一行七人與會。(2014.11.04)
圖/人間社記者慧延
大師接受揚州廣播電總台採訪,圖為該電視台台長徐麗玲(右五)率領團隊一行七人與會。(2014.11.04)
圖/人間社記者慧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