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 至高無上是飛行

13

文/曹郁美
總統大選讓人情緒緊繃,偏偏選前發生黑鷹直升機失事,包括參謀總長沈一鳴在內共八名將官殉職,何其讓人悲痛。據悉,在空中作戰的軍人能安全歸來的比例為百分之五十,難怪一位遺眷說:「作為家屬,那真不是人受的!」她悲憤地說,是啊,誰喜歡成天擔驚受怕?這段訪談出現在張釗維執導的紀錄片《沖天》中。
本片是一部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的電影,取「一飛沖天」、「志在沖天」意。張釗維是文化評論家、紀錄片導演,更早的時候他有一本著作流傳於音樂圈,那就是《誰在那邊唱自己的歌?一九七○年代台灣現代民歌發展史──建制、正當性論述與表現形式的形構》,一九九四年「時報文化」初版,二○○三年「滾石文化」再版。後來,他從寫作之路走出來,到英國學習紀錄片製作,開啟了另一個人生。
張釗維從小就是模型、軍事迷,研究所又讀歷史,因此拍歷史紀錄片算是適才適所。《沖天》的時代背景是:一九三二年的國民政府,在杭州筧橋成立中央航空學校以培養人才,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爆發(俗稱「八年抗戰」),四年後,二戰席捲全世界。中華民國獲得美國援助,美方陳納德將軍指揮飛虎隊反攻,並參與中華民國空軍戰略規畫。
但,張釗維可不想把它拍成烽火漫天的戰爭或軍事電影,該如何串起那些珍貴而零碎的史料呢?他思考著,別人提醒他:「空軍的太太是很特殊的角色」,啊!這就是了。
張釗維以女性視角切入,藉著三位女性及其親人、愛人的故事,描述有血有肉的時代故事。這三位女性是:號稱「空軍四大金剛」之一的劉粹剛的太太許希麟、民初才女林徽因、以及被譽為「台灣文學之母」的齊邦媛,她們都與中華民國空軍歷史有密切關係。
在大量閱讀資料、影片過程中,他們決定加入動畫設計,無論是空中戰鬥或是兒女情長,交叉進行讓電影不至於沉悶,再輔以對在世者的訪談,可說剛柔並濟、創意十足。另外又邀請金士傑、張艾嘉、賈靜雯、蔡燦得等人作聲音演出。
電影結束,許多人噙著眼淚聆聽一曲〈西子姑娘〉,這是七十餘年前的老歌,史茵茵的歌聲迴盪在戲院裡,更添哀傷。
這是當年由空軍甄選的軍歌之一,說是「軍歌」沒人相信,因為它沒有雄赳赳、氣昂昂,反倒像首流行歌曲。原唱者是陳燕婷,後由「金嗓子周璇」唱紅。
本曲由傅清石作詞、劉雪庵作曲,歌詞節錄如下:「柳線搖風曉氣清,頻頻吹送機聲,春光旖旎不勝情,我如小燕,君便似飛鷹,輕渡關山千萬里,一朝際會風雲,至高無上是飛行,慇勤寄盼,莫負好青春。」
這一句「至高無上是飛行」畫龍點睛地帶出主題,全曲溫柔典雅、充滿女性堅毅、溫柔的氣質。
過去翻唱這首歌的人甚多,如費玉清、蔡琴等,導演張釗維卻不想因襲過去,他希望有新的聲音出現,正陷入膠著時,本片配樂人王希文找來史茵茵試唱,一試便成功。據我所知,觀眾聽到史茵茵的歌聲都眼睛一亮,果然是好聲音,網路上甚多好評。
佛教界許多人知道,為紀念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逝世十周年紀念而拍攝的紀錄片《本來面目》,正是張釗維執導;據說,張導曾參加禪七,洗滌身心後才著手拍片。
《沖天》於二○一五年問世,《本來面目》於二○一九年播出,成為張釗維的代表作。
謹以本文向殉難的「飛鷹八將士」致敬,因為「至高無上是飛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