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哪裡來】 地動說的犧牲(下)

1

文/梁衡 本文摘自《數理化通俗演義》好讀出版
布魯諾仰起頭輕蔑地看了他一眼:「我告訴你,從被你們抓來那一天起,我就時刻準備著受刑。」
羅伯特用發抖的手揪著胸前的十字架,喊著:「快把他押下去!」
布魯諾走下法庭前又轉過身來大聲說道:「我看見了,你們在宣判時比我更害怕!」這聲音嗡嗡地在教堂裡迴響。主教們趕忙擦著汗,夾起文件匆勿散去。
這天晚上,布魯諾從睡夢中驚醒,只見鐵門上的粗鏈眶眶一聲落了下來,門洞裡走進兩個舉著蠟燭的教士:「布魯諾先生,主教大人有請!」他知道又要審訊了,便不慌不忙地披衣起身,跟著走出門去。
他剛走出城門,牆跟前忽地閃出兩個大漢,撲通一聲將他壓倒在地。其中一個人抽出一把寒氣逼人的小刀伸到他的嘴裡,一轉手腕將舌頭割了下來。他只覺得一陣暈眩。當他醒來時,才知道是被人架著正朝著市中心的百花廣場走去,街上靜悄悄的。
主教知道在臨刑前布魯諾一定會向群眾演說,所以決定在半夜秘密處死。他還不放心,又暗中派人去將布魯諾的舌頭割掉,讓他最後連口號也不能喊一聲。他看看布魯諾那憤怒的,但又說不出話的表情,得意地將十字架一舉:「點火!」他想大喊幾聲,讓這教皇腳下的羅馬人從昏睡中醒來,但他說不出話。他這個慣以筆和舌奮戰的鬥士,先是被人奪去了筆,現在又被人奪去了舌,很快還要被奪去生命。偉大的科學家、哲學家為真理而殉難了。這一天是西元1600年2月17日。
正是:科學從來艱難多,多少汗水多少血,暗夜深處炸驚雷,知識叢中臥英烈。
火刑後教會仍然心有餘悸,於是又將他的骨灰收起,揚到台伯河裡,好像這樣布魯諾的宇宙觀也就整個地被消滅了。
各位讀者,歷史常常是這樣驚人地相似。布魯諾的死則標誌著黑暗的中世紀的崩潰和近代科學的復興。歷史在波浪式地前進。更加眾多的、偉大的科學巨人,正一個接一個地向我們走來。待我下禮拜慢慢道來。(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