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國民黨敗選之後黨主席的選舉

18

文╱黃柏齡(資深媒體人)
很多人認為國民黨改造沒有用,這一次敗選,已將國民黨打入18層地獄。
國民黨的最高權力機構,中常會的制度一直沒有改變,開會從上而下,底下的聲音不能夠上傳。從青壯派,及所有地方黨部的聲音,無法在中常會被聽到。
開會只有上面告訴下面該怎麼做,許多青壯派的都說,這個不叫開會,這個叫政令傳達,如果只要傳達,不需要開會。基層的、青壯派的、貼近民眾的聲音,完全沒有進到中常會,完全沒有進到中國國民黨的執政權力核心。
來看這一次國民黨提名的立委候選人,落選的大致情況有哪些:老將李永萍輸給了新秀賴品妤,尋求連任的李彥秀輸給了新秀高嘉瑜,老將林郁方輸給尋求連任的林昶佐,中部老將沈智慧輸給了莊競程,中部顏寬恆輸給了陳柏惟。
國民黨提的這些人知名度贏過對手。但知名度建立在以前的事蹟,年齡也比對手老,國民黨的候選人看報紙的選民絕對認得,流連網路的選民幾乎認不得。
這幾位黨籍候選人,政見沒有比對手差,地方組織也不差,但很明顯空戰落後一大截,也就是透過網路社群互動的能力不足,無法有效吸引年輕選民跟中間選民,打法還停留在一步一腳印,握手至上掃街拜票,這樣的選舉打法不是不好,但渲染力沒有擅長空戰的對手好。儘管有幾個候選人選前發現此一劣勢,但鴕鳥心態讓他們寧可再次選擇感覺比較實際的傳統掃街。
只要調出數據不難發現,國民黨這些敗選地區,新移入選民支持國民黨對手比例很高,新的投票人口票重不重要呢?當然重要,但國民黨的選情分析幾乎還停留在抓基本盤就好,中間選民不太認真抓,新選舉人口更是幾乎放棄抓。這樣的邏輯,跟韓國瑜打法很像。韓國瑜的打法就是全力固守基本盤,打綠不理橘,500多萬張選票的成績看起來很成功,但韓不顧中間選民不管游離票,因此導致至少200多萬票跑去投給對手,這也只能怪自己。
這些情況,國民黨中央選前有沒有掌握,掌握了多少?還是沉醉在2018年縣市長選舉大勝,2020年照做就會贏呢?
一年的時間,證明國民黨中央民意掌握得極差,青壯派的不滿,年輕人的排斥,國際局勢的轉變,黨中央看起來就像慈禧一樣。
親中的色彩從此幾乎不管用,甚至快成了票房毒藥,但新的核心價值是什麼?中國國民黨去掉中國兩字就有用嗎?就像一名落選的黨籍候選人說,名字改成劉德華,也不會變成劉德華。
國民黨還有38席立委,還有15位縣市首長,缺乏有藍圖有謀略的黨中央,缺乏和立院黨團溝通集中力氣的黨中央,缺乏青壯派的登台出場。
在風雨飄搖之際,羅智強宣布參選台北市長,江啟臣宣布參選黨主席,這兩位的動作,從救黨的角度,正是拋磚引玉,兩位如同改造國民黨的星星之火,燒掉國民黨過時的大老心態,燒掉黨國心態,燒掉中常會大戶人家的姿態,等這些都真的燒掉了,才有資格開口說,要挑戰執政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