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名著】大吉大利金鼠年

18

文/黃聰哲
今年歲次庚子年,生肖屬鼠。「鼠」字,最早出現在骨刻文中,是一個十分生動的象形文字,像鼠側視之描摹,形似尖嘴、大耳、弓背、短腿、長尾,嘴部周邊有四個點,意指啃下的碎屑。
「鼠,穴蟲之總名也。」(說文)眾所周知,老鼠最擅長的就是鑽洞穴。因為它們具有柔軟的頭骨和極強的啃噬能力,因而能鑽進極小的洞,進而不斷地以啃噬擴大空間。啃噬是鼠的動物本性,因其上、下頜各具有一對門齒,不停生長必需囓物以磨短,故俗稱「耗子」。「鼠,小獸,善為盜。」(廣韻)老鼠很聰明,行動迅速,嗅覺靈敏,警覺性高,繁殖能力強,因其好夜竊粟及傳播鼠疫,因而背負了千古罵名。
鼠在《易經》中的取象有二則,「艮為鼠」(說卦傳)、「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艮卦、彖辭)老鼠膽小多疑,警惕性高,當牠感覺到附近有危險時,會立馬止步,轉身逃走,所以艮卦取象鼠。另一則,「晉如鼫鼠,貞厲。」(晉卦、九四)鼫鼠五能不成一技,「能飛,不能過屋;能緣,不能窮木;能游,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說文)鼠性貪猥無厭而畏人,因貪於非據,且技窮而心有所畏忌,取喻小人貪欲又患得患失的心態。
《詩經》中提到鼠的有五處,如「穹窒熏鼠,塞向墐戶。」(豳風、七月)意謂盡力把所有鼠穴都找到,加以堵塞,用煙熏趕老鼠。及「風雨攸除、鳥鼠攸去、君子攸芋。」(小雅、斯干)意謂建構堅固的大屋讓風不進雨不侵,尖嘴燕雀賊老鼠也鑽不進,這就是君主安居的王宮。以上兩首皆直陳其事,意在防患鼠害而已。至於「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雖速我訟,亦不女從」(國風、召南.行露)是借鼠牙穿我墙墉,喻弱女子遭到惡人的欺凌的沉痛控訴。
詩經以鼠作為譬喻之用,最為膾炙人口當推「碩鼠」及「相鼠」。「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魏風、碩鼠)本詩為諷刺貪斂之作,把對人民施加重稅以滿足私欲的統治者喻為碩鼠,表現出對貪官汙吏的憤慨,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鄘風、相鼠)是諷刺在位者不知禮儀,不如鼠尚有皮存焉,無恥之輩不如早死。
《易經》中的「鼫鼠」,及《詩經》中的「碩鼠」及「相鼠」,皆借鼠來諷喻竊居高位,貪殘之政,欲去之而後快,影響後世學者對詩文的比興。
將權位視同「腐鼠」,當推莊子對惠子的喻言,「鴟得腐鼠,鵷鶵過之」雀鷹喜食腐鼠,鸞鳳之属的鵷鶵,卻不屑一顧。相位在莊子眼中如腐鼠,本是卑陋、輕賤之物,但在奸佞小人的心目之中卻為稀世珍奇、於是就不擇手段地搶食。
鼠並非全部是負面形象,蘇軾認為其實鼠是非常聰明,但有些狡猾,在其「黠鼠賦」中描述:「故不囓而囓,以聲致人;不死而死,以形求脫也。」以囓咬製造聲響來引人注意,而以裝死來求瞬間兔脫,何其慧黠!「夜闌猶未寢,人靜鼠窺燈。」(清、納蘭性德)鼠的嗅覺、味覺、聽覺皆非常敏銳,卻高度近視,因膽小稍有動靜即刻竄逃,「人靜鼠窺燈」將鼠描述的即焦急又緊張,但顯得可愛。
民間習俗將鼠的高度殖率,形塑成「多子多孫」,為度冬而堆存食物,形塑成「多福多財」,庚子年結合五行的鼠稱為「金鼠」,今年可是大吉大利的金鼠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