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風中輕塵的平家因果

16

文╱陳銘磻
來到平安時代平清盛建造的社殿,平氏家族參拜的嚴島神社,忽忽想起《平家物語》警世語:「驕奢者如一場春夢,不會長久。強梁者如一陣輕塵,過眼雲煙。」感觸頗深。
嚴島神社,天醉蘭陵王
起身大早,從清幽護城河的廣島城、慘烈原爆館乘坐地面電車到宮島口,搭渡輪漫步日本三景之一的嚴島神社,有鹿、牡蠣、篷舟,有海上朱紅大鳥居、本殿、能舞台、反橋、寶物館、宮島水族館,全是遊客最愛。
相傳,大和民族在海上建神社有因:便於供奉海上女神、相信死者靈魂會乘船出海,遠赴佛門極樂世界,榮登淨土。
自古宮島即被當作神島,信眾崇敬不已。受信仰薰陶,嚴島神社的獨特文化、神聖的大自然得以保存,視為人神共存之島,名揚四方,進而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平安時代以降,舊名宮島的嚴島神社便是擁有權勢的平家守護神。《平家物語》描述首領平清盛擔任安藝守,嚴島神社理當成為平氏參拜聖地,一一六八年,平清盛建造社殿,積極引進平安時代流行文化,使嚴島神社盛名遠播,著名雅樂〈蘭陵王入陣曲〉舞樂表演,就從那時發揚。
清盛神社位於宮島境內左方,鄰近西松原,這裡是由大量泥沙沉積填造成的海灣,從沙洲位置觀賞海上大鳥居,格外清晰;神社介居僻靜處,鮮少遊客到訪,人少,更能清閒自在坐到岸邊石墩,觀賞湛藍海天,承載陽光與海水互映的恢弘光芒。
總是神奇多過驚詫。潮漲時,瀨戶內海的潮水涵淹鳥居、淺灘,看社殿漂浮水中,蔚為奇觀;退潮後,整座鳥居裸露夕陽下,輝映成一朵孤立大紅花。不見方片刻,紅柱滿牡蠣,我說這世間,來去本就露水般短暫!
錦帶橋啊!非得這麼美不可嗎?
想見退潮後宮島大鳥居的裸露模樣,趁便夕陽餘暉尚未從西邊天空出現的空檔,不知打哪裡漂來木犀香味,像柔軟清涼絹紗,隨風撫弄肌膚,一再催促我搭車到鄰近岩國市,親歷錦帶橋,然後算準時間在晚霞放出光芒前一刻,轉回宮島。
自詡伶俐的旅程算計,果然在時間內得見與東京日本橋、長崎眼鏡橋齊名,同列日本三大橋的錦帶橋。
岩國市位於山口縣東、瀨戶內海安藝灘西。山頂岩國城,由十七世紀初武將吉川氏所建,七年後遭德川一族毀壞,二十世紀中葉重新修建。從岩國城天守閣最上層瞭望台俯瞰岩國市景,最顯眼者,當屬錦帶橋,是為岩國地標。
錦帶橋跨越山口縣最長河域錦川,一六七三年,由岩國藩三代藩主吉川廣嘉建造,橋長二一○公尺、寬五公尺,橋身呈半圓錦帶狀波浪拱形,利用組合木構式技法施工,以橋身重量加強支撐力,整座橋未用一根釘而聞名。百年來屢遭洪水沖毀,現今木製橋為二○○四年改建。
錦川除了聞名的錦帶橋,夏季期間,遊客尚可觀賞傳統鵜飼捕魚活動,鵜又名鸕鶿。尤其夜間的鵜飼捕魚均遵循古法,遊客藉火光清楚看見漁師利用訓練有素的鸕鶿捕捉小魚,暗夜河面點點燈火,頗能發思古幽情。
夕暮變得短暫驚人,初鳴的蟋蟀叫聲和夏蟬一樣聒噪,厲聲愈加喧鬧、急促,一陣接一陣,直叫到天色都已近黃昏,很快喊醒眷橋旅人,我得折返宮島,看夕陽下的大鳥居。
喜歡就是喜歡,不是嗎!
再次與妻小四人來到錦帶橋,打算跟曾在錦川畔勤練「燕返し」劍法的佐佐木小次郎會面。
雨後錦帶橋,一片清明的翠綠景色,眾人輕步翼翼越過半圓拱形橋,走到錦川彼岸尋找小次郎蹤跡,無意發現整座吉香公園的詩意景致,美到無出其後,怎麼拍攝怎麼對景,索性搭乘纜車到迷霧中的岩國城逍遙,登高望遠探即景。
鄰近錦川,岩國城下的吉香公園,矗立小次郎舞劍雕像。小次郎出生岩國,據悉,他聞名武術界的「燕返し」,就是在錦川畔見柳條拍打燕子而獨創的劍法。
出身戰國時代與安土桃山時代的劍術家小次郎,富田勢源的弟子,曾與中條流的鐘捲自齋學習小太刀技法,絕技「燕返し」能將長刀之利發揮到淋漓盡致。為了前往細川家仕官,受命與宮本武藏在巖流島決鬥,最終殉死武藏木劍下。
平清盛說:「櫻花呀,不要怨嘆賀茂河上的風吧,它無法阻止花的凋落。」這話表述人對短暫生命要有如櫻落飄瀟的見識。小次郎即抱持「生時麗似夏花,死時美如秋葉」這種信念吧!
岩國城下吉香公園,難以名狀的寧謐,默默渲染夏末使人心靜的樸素色調。如是用繪畫,這種特異構圖、色彩,描摹幾筆並非難事,那是因為風景有真切之美。如是用文字,從眼見到身歷其境的瞬間相遇,除了撼動,就不知該從何處下筆了。
大自然有首尾一貫的風範,存在小次郎的吉香公園,比擬別的美景更加使人感動,不是嗎?
驕奢者如一場春夢,不會長久
戰記文學《平家物語》敘述,平家與源氏最終役「壇の浦」海戰,即今關門海峽,位於北九州市門司港、山口縣下關港兩岸間,潮流湍急,狹窄處寬僅六百公尺,海上船舶往來頻繁。
跨越兩岸的關門大橋,長一○六八公尺,可行駛六線車道,夜間橋身在彩燈與海水映照下,異常壯麗。從海峽北岸下關市,穿越舊稱「壇の浦」的赤間,可長驅瀨戶內海,直入近畿。
舊名赤間關的關門海峽六十公尺深處,築有七八○公尺長的海底隧道,連結九州、本州,分置兩層,上層車道,下層行人步道;港口唐戶市場的海產、壽司遠近馳名。
說書人無耳芳一在《平家物語》提到終結平家的赤間關,說道:「這個國度令人憎惡,我帶你去極樂淨土。」安德天皇的外祖母泣訴,給幼帝換穿山鳩色御袍,梳理兩鬢打髻髮式;幼帝含淚,雙手合掌,朝東伏拜,向伊勢大神告別,又朝西方,口念佛號。隨後,二品夫人摟抱身懷天叢雲劍的幼帝,把神璽挾於肋下,安慰:「海底也有京城。」話落,連同寶物一起投入壇の浦海底。
御裳川公園設有「安德帝御入水處」石碑,供憑弔,解說員以「歷史體感紙芝屋」為遊客講解《平家物語》。下關尚留不少遺蹟:大歲神社、壇の浦古戰場、平家の一杯水、赤間神宮。
坐在御裳川公園石椅,聽見蟲鳴,想起書中警世語:「驕奢者如一場春夢,不會長久。強梁者如一陣輕塵,過眼雲煙。」感觸頗深。
如風中輕塵的平家因果
鎌倉初期,赤間關阿彌陀寺出現一名擅彈琵琶,琴藝精湛的目盲青年芳一,彈唱《平家物語》台本,聽眾無不感動。後來,欣賞芳一才華的住持,讓他住進寺院,成為法師,得閒聆聽他彈唱如風中輕塵的史事。作家小泉八雲把他的無耳故事寫入《怪談》。
話說,壇の浦海戰後,源賴朝為鎮撫安德天皇怨靈,於幼帝殞命的赤間關對岸,依山面海的坡地,建造阿彌陀寺御影堂,供奉幼帝靈位,並祭祀平家「七盛塚」。安德天皇奉為久留米水天宮祭神,成為水神、安產之神,被各地水天宮祭祀。
一八七五年,阿彌陀寺更名赤間神宮,一九六五年新神殿竣工,設計成赤紅色龍宮造型,以慰安德天皇在天之靈。神宮收藏有國家指定重要珍貴文化遺產長門本《平氏家族故事》二十卷,神宮後側安置三座高十三層的水天供養塔,以及無耳芳一木雕坐像,供民眾祭祀。
平家在壇の浦海戰慘敗後,家族四分五裂,投海自盡者眾,被生俘者不少,女官大都選擇遁入佛門,與佛祖晝夜相依,朝夕勤謹膜拜,不分晨昏念誦佛號,度日遣月從不懈怠,祈禱天子聖靈早成正覺,平家亡魂均得佛果。
從下關港散步到赤間神宮,想及《因果經》所言:「欲知過去因,見其現在果;欲知未來果,見其現在因。」如若悟出過去未來因果,便不該悲歎。有道是:「岸邊櫻已落,池上花盛開。」撥開繁茂的春花夏草,走進世間,所見景物俱感新鮮呀!

嚴島神社平清盛雕像
圖╱陳銘磻
嚴島神社平清盛雕像
圖╱陳銘磻
岩國錦帶橋
圖╱陳銘磻
岩國錦帶橋
圖╱陳銘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