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春和景明 唯求健康

44

近來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迅速蔓延,台灣已經出現多起確診病例。外界將此次病毒引發的肺炎簡稱為武漢肺炎,但世界衛生組織(WHO)已正式將命名為二○一九新型冠狀病毒,就是不希望帶有特定區域名稱的疾病,會產生汙名化的後遺病,對當地的經濟和社會造成負面影響。
不論名稱是什麼,來勢洶洶的病毒勾起了人們對二○○三年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的恐怖回憶。就目前所知,武漢肺炎和SAR S確有許多相似的地方。
首先,兩者病毒都是野生動物。S ARS是因為廣州有人吃了果子狸,而果子狸身上有一種來自遙遠山區山洞裡蝙蝠的病毒,這個人吃了果子狸,病毒進入他的體內,於是他就成了一個傳播者,透過人傳人,引發了一場極為嚴重的國際傳染病。
二○一九新型冠狀病毒來源也可能是野生動物,透過人類食用野生動物,病毒經由動物傳入人類體內,造成病例,因為首先是在中國大陸武漢市的某海鮮城發生,因此才被為是武漢肺炎,這是第一波傳染。
接著病毒從海鮮城傳播至附近居民,這是第二波的爆發;然後病毒再向其他家庭和醫院傳播,形成第三波爆發。
台灣及各地出現的確診病例,起初都有過武漢的旅遊史,但現在連沒有去過武漢的人都感染了病毒,未來如果形成社區爆發,形同當年SARS的情況,問題就嚴重了。
目前中國大陸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已公告將此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乙類管理,與SARS列為同等級法定傳染病。
台灣衛福部疾病管制署的反應快速,一月十五日已經將此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列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問題是,國內既已出現確診病例,要百分之完全阻絕,已不可能,重點是能不能診斷得出來。
台灣醫療體系對武漢肺炎疫情的了解不夠,又被排拒在WHO之外,往往無法掌握第一手的國際醫療衛生的訊息,單單倚靠機場、港口的檢疫措施仍有所不足,因此政府及醫療體系的防病作為,包括通報系統及醫療設施的完備,都必須比鄰近地區的預防級數更高。
目前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採二級開設,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各地方政府的疫情應變指揮中心,有的是小級開設,有的是二級、三級開設,情況不一。台灣地窄人稠,往來頻繁,一旦某地出現疫情,很容易就會造成快速傳染,因此政府防疫動作不應「料敵從寬」,而應嚴陣以待。
就個人而言,除了盡可能避免赴疫區旅遊,若有家人朋友從境外回來,也務必要保持距離;做好自主健康管理,一旦出現感冒發燒的症狀,要立即就醫;平日出入公共場合要戴上口罩,勤於洗手、做好個人衛生,不要接觸野生動物,聚餐嚴禁野味。
二○一九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全民必須共同努力設立防護網,嚴拒疫情擴散,讓大家平安健康迎接新的一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