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電影 多種形式任遨遊

6

文/吳孟樵
三十五釐米老舊影片經過數位修復再饗影迷,讓影史值得共同記憶的影片傳承,至少可以做到沒「代溝」。義大利導演朱賽貝.托納多雷一九八九年創下佳話的作品《新天堂樂園》,以戲院延伸的故事縈繞人心。義大利作曲家顏尼歐.莫利克奈的配樂功不可沒。而他倆在一九九八合作的《海上鋼琴師》依然是以「說故事」的魅力折人心。尬琴(爵士樂)的劇情是影迷樂道的部分,然而,我卻看到飾演小號手Max這位配角的眼神是說故事者的靈魂。此片的成功還在於莫利克奈的優美音樂,是可以獨立傾聽的電影。思考著:無法離開大海是因為城市讓人看不到盡頭,以及可以用有限的琴鍵奏出自己的幸福。好的音樂會使人想哭想笑,並且串連人生。
修復的數位電影還有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二○○○年的作品,由碧玉主唱主演的《在黑暗中漫舞》。這位導演多年來每部影片總能展現多種藝術性,引起議論與矚目,從作品不難看出他本身的焦慮性格。而他片中的女性不僅命運坎坷,甚至是身心受創,深入細看,是讓女性引導眾人(尤其是男性)發現人性的複雜,或是經由女性救贖的過程,陷入更黑暗的世界。
逼真演技催人淚
而綜觀多部以太空人為主題的電影幽沉哀傷,在密閉的空間裡飛向宇宙,不僅是與親友長期隔絕,還得面對浩瀚的星際,克服體能與身心壓力。此回比較難得的是看到女太空人的故事,是伊娃.葛林與麥特.狄倫主演的《星星知我心》(Proxima)。太空人與地球分離,就像是出胎的憂傷。劇本不只是把角色描繪得很清楚,也把母女關係處理得很動人。女兒與媽媽的戲分,是全片最吸引人的部分,女童的演技實在是催人淚!
一百年前,日本默片時期,戲院放映電影得有說書人,還有現場演奏以加強故事的張力。導演周防正行以大正時代為背景,請來多位具有觀眾緣的演員演出《王牌辯士》,讓觀眾看到童年的興趣志願如何成真,演說的故事要怎麼建立,那就是:別抄襲,要有自己的風格。
此外,過年期間歡欣氣氛的莫屬人與動物的情誼,甚至可以聽得懂彼此的語言。杜立德告訴猩猩:「如果你感到害怕,沒有關係喔。」這是多麼體貼的心意。童書改編的《怪醫杜立德》在一九九八年由艾迪.墨菲創下極高的聲譽;而今二○二○年由小勞伯.道尼主演《杜立德》(Dolittle)。值得關注的是道尼的演藝事業不僅曾飾演過卓別林,還有福爾摩斯,以及近年多集的鋼鐵人。形成超強的「不同身分」,而每種身分,都帶給觀眾驚喜感。
揮灑出歷史意義
年假裡,更有人選擇在網路上點選進入「想映電影院」的《藝術家對決》(The Antagonists: Rivalry in Art),享受獨家精選的五組共十位藝術家的「對決」故事。藝術家對決不是決鬥,也不一定是非得競爭,而是在彼此相近的領域中面對自己的人生,揮灑出歷史意義。
來看看《梵谷vs高更》,梵谷一生貧困,他的精神狀態,以及割耳的故事有幾種版本,而他弟弟終生支持他的親情也是最為後人所知的。梵谷的〈星空〉漩渦的圖形與藍色,美得無法讓人忘記。除了很多幅自畫像,他也嗜畫向日葵,黃亮亮的花朵,在朝陽中燦亮著,與他真實的人生成為極大的對比反差。〈挖掘〉這幅畫,如同向米勒的名畫〈拾穗〉致敬。〈夜間的咖啡館〉紅牆綠頂,以及家具的色彩都顯示梵谷內在靈魂是熾烈得燃燒著。我曾去過荷蘭的梵谷博物館,明亮的各層階梯有他不同時期的畫作與印行的明信片。
高更比梵谷年長五歲,在畫壇很早就受矚目,由於出身富貴與政亂之家,在法國與祕魯都生活過,尤其是祕魯的文化帶給他的畫風最大的影響。高更的面貌自信且偶有不屑於世間風情的神色,色彩鮮豔如火紅燃燒大地,土地上的女人悠然自得。梵谷曾力邀高更搬去與他同住,兩人的情誼成為梵谷情緒劇烈的因素之一。
《米開朗基羅vs達文西》,這兩位義大利藝術家各有長才,米開朗基羅以雕塑〈大衛像〉成名;達文西以〈蒙娜麗莎的微笑〉揚名,愛畫馬,也專精於天文、光學、力學,且鑽研人體骨骼圖形,據傳,是第一位畫出子宮中胎兒的人。命運,讓他們同被市政廳找去PK做壁畫,卻都沒能論出高下,是折損畫家?還是使得畫作被染上政治或戰爭的色彩?
《透納vs康斯坦伯》這兩位專擅風景畫的畫家,除了可參考二○一四年上映的《畫世紀:透納先生》,在此次的兩位畫家對決片裡,以明亮色彩著稱,原可勝出的康斯坦伯究竟是缺少什麼?透納看著自己被視為平凡無奇的畫作時,臨機在海面上「加」了一只小小的紅色浮筒,讓畫面立體而出,如同游出水面,迎向觀者的面前。這就是畫與筆與心的賽跑?讓觀眾也看得出神!

《在黑暗中漫舞》。
圖/光年映畫
《在黑暗中漫舞》。
圖/光年映畫
《梵谷vs高更》
《梵谷vs高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