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講話第二 真知真見法相不生分第三十一❶

36

文/星雲大師
佛陀為行者闡明離見、相之理,
心並沒有我見、我相的住著。
但凡夫愚者,以為佛陀處處說四相,
就是有個見、相可得,
不能解悟佛陀所說之義,見、相乃非空非有也。
譯文
「須菩提!如果有人說:『佛陀宣說的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真實的,離開這些真實存在的四見,就能解脫!』須菩提!你認為如何?這個人了解我所說的深意嗎?」
「佛陀!這個人不了解您所說的深意。為什麼呢?佛陀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這些都是虛妄不實的,只是隨緣而設立的假名。眾生迷於事相為有,若能曉悟法性空寂,便知不可於此四見妄執實有。」
「須菩提!發起求無上正等正覺之心的人,對於一切世間法、出世間法,都應該如實知,如實見,如實信解,心中對一切法相,乃至非法相,不妄起執著。
「須菩提!你應當知道,所謂的法相,並非有真實不變的法相,只是緣起的幻相,佛陀暫時應機說法的假名而已。」
原典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①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
「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②、如是見③、如是信解④,不生法相。
「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講話
第三十一分,為總結全經之義也。從當機須菩提問的兩個問題──發菩提心的善男子、善女人,如何安住菩提心?如何降伏妄心?此分總除諸執,以顯三空(我空、法空、空空)之正智。
在第三分中提到,若菩薩謂有眾生可度,即著我等四相。又第四分說,菩薩不應住六塵布施,應無所住而行布施。第六分說,若心取我相、取法相、取非法相,都是著相。四相是心外粗顯的執著,起於心念微細的我等四見而運作。佛陀在此分,則粗細妄念俱遣,內外見相拂淨,令吾等不生一念,契如如不思議境。
一、拂四見相,解如來義。
二、發菩提心,生正知見。
《金剛經》宣說離相、無住的微妙大義,由離相、無住起三空正智。菩薩行者若能離卻一切住相,行於布施,成就的福德便如虛空,不可思量。此分將我等四見、法非法相諸執一併總除,以顯非有非空的真空妙有的不可思議。
一、拂四見相,解如來義
佛陀為行者闡明離見、相之理,心並沒有我見、我相的住著。但凡夫愚者,以為佛陀處處說四相,就是有個見、相可得,不能解悟佛陀所說之義,見、相乃非空非有也。黃檗禪師說:
學道人,若欲得成佛,一切佛法,總不用學,唯學無求無著。無求即心不生,無著即心不滅,不生不滅便是佛也。
佛陀說我等四見者,乃順俗諦也;說即非我等四見者,乃順真諦也;說是名我等四見者,乃順中道第一義諦也。佛說我等四見,義含三諦,欲使一切眾生,達得我即非我,無我而我,了明自性,頓證真空妙有,自家珍寶,不假外求。
《大方等如來藏經》:
譬如貧人家,內有珍寶藏,
主既不知見,寶又不能言。
窮年抱愚冥,無有示語者,
有寶而不知,故常致貧苦。
佛眼觀眾生,雖流轉五道,
大寶在身內,常在不變易。
如是觀察已,而為眾生說,
令得智寶藏,大富兼廣利。
若信我所說,一切有寶藏,
信勤方便行,疾成無上道。
譬如菴羅果,內實不毀壞,
種之於大地,必成大樹王。
如來無漏眼,觀一切眾生,
身內如來藏,如花果中實。
無明覆佛藏,汝等應信知,
三昧智具足,一切無能壞。
是故我說法,開彼如來藏,
疾成無上道,如果成樹王。
眾生皆有大法寶藏在其身內,不聞不知,耽著五欲,輪轉生死,受苦無量。諸佛出現於世,演說種種法,為開一切有情身內如來法藏。此如來妙藏大智慧聚,儼然清淨,如佛無異。《金剛經》的每一分,佛陀所說之義,亦是要吾人信有內實不壞的菩提種,只要伏心離相,去除無明殼,必成菩提樹王,結菩提果實。
皓月供奉有一天請示趙州禪師道:「如何是陀羅尼(密咒)?」
趙州不開口,以手指指著禪床右邊。
皓月:「這個?」
趙州:「你以為這不是陀羅尼咒嗎?我卻誦得。」
趙州禪師又指著禪床左邊。
皓月:「這個?」
趙州:「有什麼不對,我也誦得。」
皓月:「我為什麼聽不到呢?」
趙州:「你難道不明白,真誦無響,真聽無聞。」
皓月:「那麼說,則音聲不入法界性了。」
趙州:「離色求觀非正見,離聲求聽是邪聞。」
皓月:「如何是不離色是正見,不離聲是正聞?」
趙州示偈道:
滿眼本非色,滿耳本非聲,
文殊常觸目,觀音塞耳根。
會三元一體,達四本同真,
堂堂法界性,無佛亦無人。
密咒為一心總持的功德,與佛同聲相和之時,無形無相,無音無聲,是真空妙有的流露。凡夫希求於咒語音聲見佛,是不解法塵當體全空之理,但法界空性不離色相而顯發。如六祖所言:
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
離開色法、音聲等俗諦,要去求取非有非空的勝義諦,是無覓處的!
佛陀以我等見相,作為凡夫起步修行的方便,要行者離根塵緣影,悟得五蘊不實,幻化所成。從假諦入真諦,於離一切相,心無所住,會得即色即空,空有無礙,體相相融的中道第一義諦。凡夫因下愚無智,佛陀才不得不說有三乘十地,有凡有聖等法,但於平等法界性中,哪裡有高下的差別,生、佛的尊卑?
《佛說老母女六英經》:
有一母人,貧老傴僂,長跪問佛:「五陰、六衰,會合我身,悉為是誰?來何所從?去何所歸?惟願世尊,為我思惟!」
佛言:「善哉!宜識其幾!諸法因緣,識之者希。譬如鑽火,兩木相揩,火不從鑽,亦不從燧。火出其間,赫赫甚輝。還燒其木,木盡消微。
「亦如搥鼓,其音哀摧。聲不從革,
亦不從搥。諸法如是,因緣相推。
「亦如天雨,風雲雷電,合會作雨,
不獨龍威。諸法如是,文亦如是。
「譬如畫師,調和彩色,因素加畫,
無形不即。皆須緣合,非獨一力。」
諸法如是,皆須緣合,非獨一力,亦非有主。佛陀要吾人明徹五蘊危脆,法塵非實,直到潔淨六根,豁然看破世間假相。
間宮是位著名的教師,曾向一位禪師請求指導,禪師教他參究「隻手之聲」。他日夜參究,但是禪師不滿意的說:「你未死心,貪著六根的欲望和得悟的境界,你不如死去好了,那倒可以一乾二淨。」
間宮再度叩見禪師,禪師再要他舉示隻手之聲,他立即倒在地上,看起來猶如死人一般。
他的老師嘆道:「你死去的只是外在,究竟什麼是隻手之聲?」
「我還沒有參破。」間宮抬頭答道。
「死人是不說話。」禪師一棒把間宮打出去。
妄心不死去,於人我起刀兵劫難,愁困饑饉,熱渴纏身,自苦惱他,怨憎相習染,徒增我見我愛,枉生憂悲怖畏。無量世中,相互惱害,立我爭人,不曉轉妄緣境為安樂國,向無明性中認取真實主人。
註釋
①真知者,無所知而又無所不知;真見者,無所見卻又無所不見。凡夫不悟般若妙理,不能降伏妄念之心,所得知見,外不能離六塵,內不能斷緣影,知見愈多,塵勞愈甚,終日為知見所迷,恆時墮於能知、所知之障中。本分旨意,即是要我們斷除心外取法的毛病,務使知見不生。
②如是知:乃是要知不住相而行六度,方能妙行無住。
③如是見:是要能度盡眾生,而不見一眾生得滅度。
④如是信解: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無法發心,是真發心」的教導,能心無疑慮,明見其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