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講話第二 真知真見法相不生分第三十一❷ 餓了就吃 睏了就眠 日用常顯無上道

41

文/星雲大師
講話
鎌倉時代,有一位名叫真觀的僧人,他研究天台教義六年,然後學禪七年,其後又到中國習禪達十三年之久。
當他學成返日後,許多人想叩見他,向他請教一些疑難教義。
有一天,一個五十多歲的僧人向真觀問道:「我自幼研究天台宗,始終有一點無法理解。天台宗認為:草木畢竟成佛,草木並未覺知,如何成佛呢?為此問題我苦思了數十年。」
「草木能否成佛,於你何干?你應該重視的是,你自己要如何成佛!」
「我倒是從未想過,自己成佛的問題。」那位僧人茫然的回答。
公案中的僧人,數十年苦思「草木成佛」的問題,就像從《金剛經》第二十八分起的「果法」中,佛陀教誡行者,不要生心動念,於空有起妄見,言佛陀是否有得法、有證果?證果者,是否不以具足相見?是否實有見、相可得可斷?佛陀勸勉行者,即使是信、解、行的階次上,尚須應無所住,更何況證果者,哪裡還有這些妄念?欲解佛所說義,應知無上菩提離色離相,無說而說,無得而得。若不會此意,起心動念,便生是非,即為謗佛,辜負佛陀殷勤的婆心。
二、發菩提心,生正知見
前文總除粗細執著,空掉心外的「我等四相」、心內的「我等四見」,如此妄心頓息,就像倒完杯中的濁水,除盡田中的莠草,即能灌注甘露醍醐,播種菩提慧苗。見、相俱淨,又回歸於最初始「安心」的主題。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此三句了斷佛陀與須菩提這一段公案。
溥畹大師《心印疏》:
「至如前汝問我云何應住?我則教汝住心無住,不住六塵等境界,汝應如是知也。
「汝前問我云何降伏?我則教汝度脫一切眾生,度盡眾生不見有眾生可度,汝應如是而見也。
「汝前問我發阿耨菩提心法,我則教汝無法發心,是真發心,汝應如是而信解也。果能如是而知,是真知也;如是而見,是真見也;如是信解,乃真信解也。
「行者以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此法時,要不生法相,不應又誤以為實有自性,而起妄想執著。如果執著無住離相、無法之說,恐又執藥而成病矣。所以佛說法相者,不過隨順俗諦而言;就真諦性理來說,哪裡有恆常不滅的法相實體呢?但有法相之假名,顯妙有不妨真空,真空含容萬有,不廢法相假名,但入中道第一義諦。」
《大乘伽耶山頂經》: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發起。何等為十?一者、身發起,為一切眾生淨治身業故;二者、口發起,為一切眾生淨治口業故;三者、心發起,為一切眾生淨治意業故;四者、內發起,於一切眾生無所取著故;五者、外發起,於一切眾生行平等行故;六者、智發起,修習一切佛智故;七者、國土發起,示現一切佛剎功德莊嚴故;八者、教化眾生發起,知諸煩惱病藥故;九者、真實發起,能成就決定聚故;十者、無為智滿足發起,於一切三界,心無所著故。善男子!如是名為菩薩摩訶薩十種發起。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行。何等為十?一者、波羅蜜行;二者、攝物行;三者、般若行;四者、方便行;五者、大悲行;六者、求慧資糧行;七者、求智資糧行;八者、清淨信心行;九者、入諸諦行;十者、不分別愛憎境行。善男子!如是名為菩薩摩訶薩十種行。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無盡觀。何等為十?一者、身無盡觀;二者、事無盡觀;三者、法無盡觀;四者、愛無盡觀;五者、見無盡觀;六者、資糧無盡觀;七者、取無盡觀;八者、無所執著無盡觀;九者、相應無盡觀;十者、道場識自性無盡觀。善男子!如是名菩薩摩訶薩十種無盡觀。」
菩薩摩訶薩發起大心、大行、大觀,皆以不分別愛憎境,於一切三界心無所取著,為一切眾生淨治身口意三業。諸學道人,欲證聖果,應於有情行平等行,教化有情知諸煩惱病藥,生清淨信心,知自性有無盡佛剎功德莊嚴。
《金剛經註解》:
「若見自性,本自具足,是清淨人見。於自心中,本無煩惱可斷,是清淨眾生見。自性無變無異,無生無滅,是清淨壽者見。」
滴水禪師死前三日,他的弟子峨山隨侍在側。峨山早被印可為滴水的衣鉢傳人。當時有一座寺廟老舊,峨山正著手重建。
滴水問他:「廟建好以後,你想做什麼?」
「你病好了,請你去說法。」
「如果我活不到那一天呢?」
「我們可以請其他的人代替。」
「如果你找不到人呢?」滴水追問道。
峨山大聲答道:「您不要擔心這種不可預測的問題,您要睡,只管睡去吧!」
我們的心,飄盪在過去、現在、未來的幻影裡,以苦為樂,認假作真,貪逐欲樂,自他相惱,造諸惡業,如刀上舔蜜,如無足攀岩,如盲人行路,如破船渡河,種種夢想顛倒,紛然失心。行者若為公案中峨山禪師的喝聲所警醒,便不應再於前際、中際、後際的念想出出沒沒,就只管睡去!當下安息那顆揀擇無明的妄心。
山岡鐵舟禪師四處參師訪道。有一天,他去參叩相國寺的獨園和尚。
為了表示他的悟境,他得意的對獨園說道:「心、佛、眾生,三者皆空。無悟無迷,無聖無凡,無施無受。」
當時,獨園默然不答,只是舉起棒子將山岡打了一下。這位年輕的禪者至為憤怒。
「您不是說,一切皆空,為什麼還有這麼大的脾氣?」獨園悠悠的說道。
空,不是鸚鵡學說話,那只是口頭禪,虛浮不實的。真正悟解空理的行者,是不執一法,不捨一法,廣修功德資糧,於無相無住的第一般若波羅蜜,散盡一切珍寶,普濟苦厄,不吝惜捨去頭目髓腦,令眾生滿足歡喜;又如同佛陀五百世作忍辱仙人,被割截其身,心不動念,未有瞋意。五欲的快樂,逃脫不了「苦、空、無常」的生滅,三世諸佛了明「行苦」千般逼迫有情,因此才教說「無相無住」,令現法樂住。凡夫沉迷於財、色、名、食、睡的欲樂,而一個修行人又是以什麼為快樂呢?
(一)以自我革新為樂。
(二)以誦經念佛為樂。
(三)以禪坐經行為樂。
(四)以布施結緣為樂。
(五)以奉獻服務為樂。
(六)以感恩知足為樂。
(七)以隨緣方便為樂。
(八)以宣揚正法為樂。
富有,是心靈豐盈滿足,不被渴愛之火燒灼、情欲之水淹沒、人我之山囚困、妄想之風襲捲。安然恬適,具慧眼遍照器世間及有情世間的幻化,不再心外求法,求神通妙術,求諸事順利。明白因果業報,從自心求,曉知了脫生死,從自淨其意開始。
盤珪禪師於龍門寺說法的時候,有一位篤信念歡喜佛即可得救的信徒,嫉妒他的法緣興盛,表示要與他公開一比高下。這個人跑到法堂大聲吵鬧,使得正在說法的盤珪不得不暫時停下,問他有什麼事。
「我宗的初祖具有大神通,能持一支筆在河的此岸,把阿彌陀佛的聖名寫在彼岸的紙上。你有這種不可思議的神通嗎?」
盤珪輕聲答道:「這些是野狐精玩耍的把戲,不是禪的生活方式。我只是平常無事,餓了就吃,睏了就眠。」
第三十一分了結「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的一段心事,如是知六塵虛妄,住心無住;滅盡一切眾生,不見有一眾生可度;以無法發心,是名真發菩提心也。種種知見不住,法相不生,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如盤珪禪師所說,只是平常無事,餓了就吃,睏了就眠,日用常顯無上道。
習題
1.佛陀處處要人離見、相,為什麼又說見、相不可得?
2.「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此三句的含意是什麼?
3.佛陀於此分如何總結「伏心、住心」的兩大問題?
4.修行人以什麼為快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