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金服CTO】程立 程式設計師 改變10億人生活方式

1

文/記者顏之宏、王俊祿、張璇
「你的格子衫和牛仔褲呢?」聽到記者的第一個問題,穿白襯衫加黑西褲的程立樂了,「不要對程式設計師產生刻板印象,程式設計師也是可以有生活情趣的。」在互聯網圈子裡,螞蟻金服的CTO(首席技術官)程立是自帶出場光環的「大牛級」程式設計師。
當年,他放棄一流名校的博士學位,以實習生身分加入互聯網公司;現在,他帶領團隊完成底層技術架構的手機應用,已改變十億人的生活方式。
放棄諾貝爾獎夢想
程立出生在一個物理世家,父母和哥哥都是物理方面的研究者。
邏輯嚴謹、思惟縝密的特性,融入了程立骨子裡。拿諾貝爾獎,也是這個家族代代相傳的遠大理想。
然而,程立的物理基因發生了「突變」。
「我不想高考了,我想學點更有意思的東西。」一九九三年,少年程立在臨近高考時做出了一個讓家人意外的決定——放棄物理學,轉攻計算機。程立的父母和兄長雖有疑慮,最終卻支持了他的決定。「其實能拿個『圖靈獎』也不錯。」
一九九七年,程立進入上海大學計算機專業讀研。有意思的是,雖然已學幾年計算機,物理和數學依然是程立最拿手的兩門課,而這也為他在未來的計算機學習打下了堅實基礎。
二○○○年,程立進入上海交通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程式設計師之路慢慢進入高速發展軌道。
在導師帶領下,程立在中國教育網絡監測系統的項目中擔綱編寫程式的角色,開始用代碼解決實際問題。
程立逐漸意識到,程式設計師是帶著現實問題用代碼創造新世界。和畫家拿著畫筆創作是一樣的,數字世界沒有邊界,程式設計師有更大的創造空間。「從這個時候開始,我發現編程挺有意義。」
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大陸互聯網行業進入快速發展期。二○○三年五月,淘寶網橫空出世。僅僅幾個月後,原有的技術平台已無法支撐龐大的用戶流量。
二○○四年春節後,程立以外包程式設計師的身分,開始參與淘寶網新技術平台的構建。程立職業生涯的序幕正式拉開。
脫穎而出的實習生
程立在公司的「花名」叫「魯肅」。
魯肅對於三國鼎立局勢的形成具有重要意義,史書對他的解讀多為「老實忠厚但長於計謀」。這是程立選擇魯肅作為自己「花名」的原因,既符合老實忠厚的外在體現,也激勵自己成為在數字世界裡具有智慧的程式設計師。
二○○五年二月,因前期表現優異,程立不僅以實習生身分獲得留用,還受邀擔任支付寶新交易平台項目架構師這一重要角色。
從一名普通程式設計師突然躍升,程立希望把最好最新的技術都加入到這個項目,這也使他遇到了新問題。
新項目進展到一半時,程立發現,系統加入了太多新技術,效果適得其反。如果推倒重來,意味著把已造了一半的大樓推倒重建,團隊是否還有信心在指定時間內完成新項目建設?如果將錯就錯,新項目發布後會產生何種後果?
經過一個通宵的思想鬥爭,程立決定推倒重建,「出了問題我們要負歷史責任」。
程立的擔當和勇氣,讓團隊更有凝聚力,並在約定時間完成了新項目。
事後,項目主管找他談話,程立原以為自己的實習期將到此結束,沒想到主管帶來的是讓他正式加入阿里巴巴的邀約。
「正是從那以後,我更加明白了一個程式設計師的歷史擔當。一行代碼並不是簡單的計算機語言的堆砌,敲出去的每一個字符都有它的社會影響。」程立說。
參與淘寶網新技術平台的構建工作後,還差不到一年就要畢業的程立走到了人生岔路口——是繼續留在互聯網企業工作?還是返回學校專心攻下博士學位?
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後,程立放棄了博士學位,決定追逐那個十二年前萌芽的「程式設計師夢」。
二○○五年二月,在阿里巴巴的會議室裡,程立以實習生的身分等待HR(人事專員)分配工作。因為擁有新技術平台構建的經歷,程立原以為自己會被分配去集團總部工作。然而,在第一批被點到去集團總部的名單裡,沒有他的名字。
「如果去淘寶也行,畢竟有過相關的工作經驗。」但是,第二批去淘寶網的名單裡,依然沒有他的名字。
最後,整個會場只剩下了他和另一個待分配任務的人。「你倆去支付寶。」HR宣布完結果,程立的心情也跌到了谷底。
那時的他沒有料到,那個曾被自己「嫌棄」的購物網站的附屬支付工具,在他的技術支持下,會在後來成為一款用戶量超過十億的國民級手機應用。

「你的格子衫和牛仔褲呢?」聽到記者的第一個問題,穿白襯衫加黑西褲的程立樂了,「不要對程式設計師產生刻板印象,程式設計師也是可以有生活情趣的。」在互聯網圈子裡,螞蟻金服的CTO(首席技術官)程立是自帶出場光環的「大牛級」程式設計師。
圖/新華社
「你的格子衫和牛仔褲呢?」聽到記者的第一個問題,穿白襯衫加黑西褲的程立樂了,「不要對程式設計師產生刻板印象,程式設計師也是可以有生活情趣的。」在互聯網圈子裡,螞蟻金服的CTO(首席技術官)程立是自帶出場光環的「大牛級」程式設計師。
圖/新華社
2008年,參與賬務三期發布。
圖/新華社
2008年,參與賬務三期發布。
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