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動的 樂音

12

文/PM
◎心靈的減重
在廣告職涯連年的職業病中,虧得並不寬裕的家人後援,我來到一段半似長假的奇異人生。這些歷經二十七年、耗竭心神的文案生涯後段,連綿十餘年、令精神與生理壓力無從代謝的文明病,為我帶來行文的職能與渴望安寧的心。因而我總在心性冷卻的時刻,以文字記下許多用眼睛聽聞的樂音,為世界做一點小小的演奏,傳達時間為我帶來的寧靜,也在人生難免的擾攘中,替來日的自己備妥一些提點。
其實經過半日的忙碌,誰也少不了思考的盲點,彷彿一副染汙的眼鏡,疲勞地橫在眼前。若是此時還摘不下這些多餘,寬鬆自己的身心,下班後的空閒,反而比忙著工作時疲倦。所以我以書寫作為鍛鍊,連年打磨心識,為這個時代記下我在過度思考之後,為心靈紓壓減重的樂音。
◎思考的軸心
我的人生曾因思考的不得其法,歷經一段漫長的疲憊不堪與自我糾纏,在與少年無異的懵懂中,幾乎逃不出陰霾的追趕。然而也由於這段盲目思考的人生,我才打心底體認「戒律」與「轉念」的大用。
一般人所認識的、日常的「戒律」,不外乎飲食與睡眠的秩序,然而除此之外,影響更為深遠而恆常不覺的,卻是「思考」。
剛出社會不久,我便以撰寫廣告文案為業,二十七年間幾乎寫遍各個場域、各種行業的宣傳文字。也就是說,我一直以思考與構想作為職業。
就一般人的看法,這似乎是一份好差事,因為置身於文謀取勢的當代社會,思考被用作防禦乃至策略性的武器,攸關現實利益的保護或取得。按常人的認知,既然思考是我長年的職業本能,我應該懂得如何站上高處,好整以暇地坐擁生活風景?然而適得其反的,我卻因思考屈居下風。
其實思考種類繁多,具有「軸心」的思維,才能讓人有所獲益、朝向正面效應轉動;相反的,漫無標的、雜亂無章的左思右想,完全無法在這個時代說服自己或他人,更無從解決任何問題。而這個思考的「軸心」,簡言之就是「思考的戒律」,也就是不浪費心力、蔓延無聊的腸枯思竭,洞悉事務核心的、柔而不拔的心識。
然而既然這個「軸心」等同「戒律」,那麼這個戒律究竟有何內容呢?我想誰都見識過自己在心煩意亂時,是如何讓自己更加煩亂不堪、卻莫可奈何。所以思考要從「心念的約束」做起,將思維繫牢於堅韌有力的中心信念,以此為軸、為心,如此思考才能有效使力。比如近年來,我反覆將思維繫上「自利利他」的叮囑,在自我與他人的利害之間,傳動智慧、平衡、互助與互惠,落實生活的和諧與秩序。
◎轉念即觀音
眼前的時代已然來到剛強不讓的境地,因此誇示自我、否決他人的驕慢之心,絕無可能在這般情境中勝出;相反的,這些挑釁只會帶來衝突與對立。我們甚至可以說,人與人之間的反目,便是肇因於自我中心的「思考」習性。大從國與國的征戰、小至家庭親友間的齟齬,乃至自我心中的矛盾焦慮,都源於我們毫無自覺,意圖矮化他人、抬高自己的慢心。這些日漸矛盾且無所自知的雜緒,從我們心中外映至世界,又因此任憑世界擾亂我們的心與休息。一日接續一日、一年又是一年。於是,原本簡單易解的問題,繁衍出全球性的心識殘疾,鮮少有人能逃出此呼彼應的惡性循環,莫名地把日子過得氣喘吁吁。
所幸在這重重障蔽之間,佛陀老早就提前送給我們一份大禮,這份適用於任何時代、任何艱難的禮物就是「轉念」。
「轉念」讓我們的思緒流暢無礙,既是一種實用的思考解方,也是我們面對障難時的心靈「功夫」。「轉念」無須施展拳腳或老謀深算,然而在面對困厄時,卻比武技與策術更加管用。因為轉念讓我們提起處世的智慧,轉化自我淤滯的心識,心轉而境轉,讓生活中的煩惱與困難易於解決、成辦,即使置身危機,也可有效減輕甚至免除我們的痛苦。在這裡我們不妨打個方便的譬喻,「轉念」就是我們的「自性觀音」,如同千手觀音也有千手千眼,隨時依我們身心所苦、衷心所求,自得救拔、自得圓滿。
◎轉動困局
若是你也讀過一些入門的佛典,我想你不難發現:佛陀的許多教法,都是開示「轉念」的善巧方便。我們也可以說:佛教便是由轉念入門的宗教。藉由鍛鍊靈活柔和的心識,養成在困境中轉動念頭的習性,轉化自我剛強的意志與執著,為人我帶來和平與遠景。
然而如實與「轉念之鑰」對應的鎖孔,並不在他人的弱點,而在你我自心,以及自我與他人,得失利弊交集的重疊地帶。倘若我們在這樣的重疊中利益他人,我們自然也從中獲益;而傷害他人之際,我們也就摧壞自己。
儘管人際間的矛盾幽微難解,我們依然可以將佛陀交代的「轉念」入心,用來轉動自己的心念,主動觀照彼此的爭端,尋求相對的同理之心。讓我們遠離災厄、善緣自生、安頓身心,重新獲得擁抱生活的全心全意。
◎透明的禮物
儘管我們有意遮掩,在人類相對的體會中,心念多是彼此透明、相互得見的。因此身形的累贅固然難得討喜,心靈的臃腫卻更不受歡迎。所以我在心識冷卻的時刻,打磨這分小巧的禮物,送給免不去煩惱的你,與依然憂喜輪迴的自己。當你當我又在思維間迷亂,願你願我都能記起這個小小的音樂盒,看著自己透明的心,回到自他兩利的轉軸,在這無聲的樂音中獲得很好的休息。就這樣等在逐漸清晰的視線中,脫下所有羈絆與思量,走入你我都看得明白、卻個別自屬的遼闊風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