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民俗村的宏願

34

彰化縣台灣民俗村曾入選全台十大優良遊樂區,日前開始拆除,從空照圖可見景區門面城樓已傾圮,區內三座原版移植的歷史建築物:北斗奠安宮、麻豆林家古厝、嘉義廖氏診所尚完好;其他古厝、老街均已殘破。彰化縣政府以業者未申請拆除執照為由,命令停工並處分罰鍰。
創辦台灣民俗村的施金山是彰化鹿港農家子弟,原本跟著父親學種田,後來經營房地產、鰻魚外銷致富。台灣經濟成長,他判斷民生富裕後旅遊事業有前景;當年台灣省主席謝東閔規畫將彰化八卦山開發成旅遊區,他跟著政策走,花八年時間買地,於民國八十年代,藉本土意識昂揚之際建民俗村。採實物拆建移植,或仿古法重造台灣具代表性的民宅、古寺、城樓等建築物;並導入彈棉被、手工麵線、手作製紙、製香等手藝,重現台灣庶民日常生活原貌。
當年提倡本土化的政要訪視園區,不吝讚美施老闆有宏願,認為他以一己之力,能興辦如此集歷史、古蹟、民俗、文化、教育、遊樂與休閒等多功能於一身的樂園,已創造出台灣觀光產業紀錄。所以才有後來用一元購入新北投木造車站,及接受台鐵贈送蒸汽火車頭之美事。
台灣民俗村由盛而衰、而負債、而移轉產權,表面原因是受九二一地震重創,遊客裹足;實際還有產業環境與國際化不足等結構問題。民國七、八十年代崛起的本土遊樂園,多鎖定島內自駕遊旅客,分食一、二日遊市場。遊樂園主題多模仿外國成例,如小人國、科學遊樂園、水上樂園、文化村等,雜燴式組合相互競爭激烈;且戶外遊樂園遇雨即冷寂,春節等大假期常遇天公不作美,票房極慘澹。
台灣民俗村開拆,繁華落盡,令人不捨;但施金山當年宏願,則足資今之政府與產業界審思。遊過歐洲的旅客皆知,團費不低的歐陸行,除了賞天然地景外,多半是參觀宮殿、古堡、廣場、教堂、古城牆、名人雕像、紀念戰爭的門樓等古蹟,每處古蹟都牽引一段人文故事,供遊客品味時間長河之幽情。
台灣是移民社會,不同時空留下許多拓荒者的血汗故事,部落爭雄、移民械鬥、外族入侵、日據殖民,斑斑淚痕足堪借鑑警世。台南市保存日據時代警察局、法院等殖民者的公有建築,轉型古蹟,相當吸客;但全台還有很多大清國時代的古厝、家祠、墓園,因屬私有產業,政府僅列管古蹟,未盡善用資源修繕,多任令荒蕪。有的老宅因業主得不到補償,又被限制使用權,乃搶拆護產,徒令有觀光價值的文物化為煙塵。
相較於施金山當年建民俗村挽救十餘棟老宅,又仿建二十餘棟從竹草厝、磚造大屋、日據時代和式屋、洋樓到現代樓房;他的用心足令今日口說保護,卻怠於拯救並活化古蹟的政府慚愧。
台灣民俗村起伏,正反映台灣觀光產業需要國際化、精緻化,約三十年前台灣曾錯過美商投資影城和中型樂園的機會,同時失去的是國際品牌亮度、先進營運管理技術與投資續航力。台灣有山海地景、溫泉,天然資源豐富;也有融合大陸各主要菜系、東洋、歐美的餐點精華與本地自創的小吃,具美食天堂條件。所缺者是像施金山創辦民俗村般的宏願,為政者如只挑簡易的散財補貼法,成不了觀光大業;立宏願,強本進取才是正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