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 半分鐘的溫柔

27

文/魯蘆
這世界太匆匆,時間太匆匆。自從接觸攝影後,相機成為我欲望的延伸,總是貪圖鏡頭能為我瞬間凍結偶遇的感動,出門也多了一分期待。
那天一早搭上了宜蘭線的區間火車前往瑞芳。春暖乍寒時節,窗外偶有陽光、時而小雨。過了牡丹站後,我對面的座位上多了一對母女,女孩約莫五歲,頂著過短而參差不齊的瀏海,顯得樸拙可愛。她很是乖巧安靜,身體緊緊挨著母親,手裡把玩著小玩具,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
車廂內人不多,火車搖晃著光影,我感受到一種氛圍的凝聚,真與美;光落在她身上,無限恩寵。
我毫不猶豫拿起隨身攜帶的相機,問她可不可以拍照,她害羞地笑著閃躲,轉身趴在椅背上玩玩具。她的笑容裡透露了些許調皮的意味,也像是默許。我起身繞到她的前方嘗試捕捉純真的畫面,她看了我一眼之後就不再理會我,既不閃躲也不看鏡頭,自顧自地在椅背上來回推動她的玩具小推車。然而,我察覺她在反覆的動作中刻意放慢了速度,讓我可以好好的多拍幾張。
人與人之間有種微妙的領會,無須言語便懂得了彼此,這樣的感動打從心底讓人歡喜。在那半分鐘裡,透過鏡頭,我感應到她的理解以及不形於色的善意與體貼,難能可貴的是,她只是個未曾見過世面的小女孩。
到站之後我們各自下車,天氣已轉為陰冷,車廂裡短暫的陽光和那令人動心的邂逅,也隨著前行的列車消失在鐵道的另一端。
這世界太匆匆,時間太匆匆。懷舊的車廂、那女孩的小時光,以及她給我的,那半分鐘的溫柔;當這些稍縱即逝的畫面透過攝影再現時,那分觸動彷彿能穿過時空和距離,與當下的注視交互作用而產生熱度,讓凍結在照片裡的時光再度緩緩流動,記憶也更加深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