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 萍水相逢

28

文╱葉含氤
從西安回台那天深夜,手機一則訊息跳出來:「今晚小屋好多人呀!如果姐姐能來,該有多好?」
是婉婉傳來的。
前幾日,我在西安的一家民謠小屋聽歌,她就坐在我右邊。我們原本各自端坐,有距離地客氣著,但因為她聽不懂某首歌詞中的閩南語發音,我們就聊了起來。
婉婉很年輕,山西人,長得小巧玲瓏,有大學生的書卷氣,本以為她還在讀書,她說已畢業兩年,如今在西安工作了。
那家店叫「大冰的小屋」,婉婉是大冰粉,喜孜孜地翻出手機裡大冰的照片。她說:「很帥吧?長得很有個性,會唱又會寫,這在他新書發表會時拍的……」說完不久又含情嫣然一笑:「這照片,我珍藏的。」
大冰是小屋的老闆,但並不在這店唱歌。在這裡,點一杯飲料,可以坐一整夜,聽一整夜。一個晚上有好幾位歌手輪流上台,唱的多是民謠氣息濃重的小眾歌曲,歌詞樸質有詩意,曲調有激昂,有低迴。我之所以動念前來,是看到有人在網路寫下,曾在小屋聽到一首歌:「願你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跡天涯……」我對這歌詞的情懷著了迷,就被吸引到這裡。
舞台的後牆上,有小黑板提醒來客:「聽歌不說話」。我喜歡這幾個字,簡短淺白,卻藏著深層的語意──「尊重」。
我跟婉婉互加了微信,我們用手機傳了彼此的姓名。她看我用ㄅㄆㄇ 時,指著我的螢幕:「這是什麼?」我跟她解釋,是台灣的拼音符號。她睜大眼,一臉仰慕:「好厲害!」那誇張的神情讓我覺得,會注音符號是件多麼值得驕傲的事。
三天後,也是我離開西安的前一晚,我又去了小屋。到的時候,婉婉已經在裡面了,她到小屋時傳訊息給我,說幫我留一個位。那晚她一樣坐在我右邊,而在我坐定後不久,左邊來了個男生,硬是擠在我與另一位女孩中間小小的空位。他舉止流氣,也絲毫不理會牆上寫的「聽歌不說話」的提醒,高調地四處請人喝啤酒,並說自己是蒙古族的。但環顧四周,皆沒人理他。
台上的男歌手唱完歌,休息的空檔,那自稱蒙古族的男士立即點上菸,斟上酒,走上舞台打算應酬一番,卻見那歌手表情冷峻,一點也不留情面:「這裡不抽菸啊!馬上熄掉,要不然就出去……」
那人碰了一鼻子灰,訕訕地熄掉菸,又回來坐在位置上。這小插曲,讓我覺得台上這歌手,話雖少且不大說笑,卻有底線有原則的讓人心生喜愛。
歌手重新拿起吉他,問大家有沒有想聽的歌,婉婉突然大聲地說:「南方姑娘!」又指著我說:「這位姐姐就是南方姑娘!她明天要回去了。」他看我們這桌一眼,笑問客從何處來,才輕撥弦音,緩緩唱起:
「北方的村莊住著一個南方的姑娘……」
那嗓音沙啞而深沉,很動人。婉婉側身在我耳邊說:「這首歌,送妳的。」
我沒有在小屋聽到那首「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跡天涯」的歌,但我卻在這裡,遇見萍水相逢,卻猶仍真誠以待的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