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詞欣賞】鼠言鼠語

6

文/黃聰哲
「黠慧如鼠」、「鼠碩因年豐」等與鼠有關的語詞,絕大部份皆具貶義,「黠鼠」兼具兩大特色,即聰慧靈敏及奸詐狡猾,能從眨義中激發出點褒義,已屬少見。
「老鼠嫁女:從自家兒出」,宜早睡不驚擾,于歸誰謂汝無家,還是不要到我家。「老鼠娶妻遇老貓:悲喜交加」、「老鼠嫁花貓:冤家變親家」,鼠爸選婿可大意不得。「老鼠鬧洞房:唧唧喳喳」、「人鬧鼠一日,鼠鬧人一年」,終究得罪不起。「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洞打土地公廟當個「城狐社鼠」,至少可「鼠憑社貴」。
「鼠雀之輩」長相如何?外貌:「賊頭鼠腦」、「賊眉鼠眼」、「鼠目寸光」、「鼠牙雀角」、「鼠臂蟣肝」、「雀目鼠步」。內臟:「鼠肝蟲臂」、「膽小如鼠」、「鼠心狼肺」、「鼠腹蝸腸」。心性:「鴞鳴鼠暴」、「首鼠兩端」、「狼貪鼠竊」,連喝口水都要被評為「偃鼠飲河」。僅留一句公道話:「相鼠有皮」。
鼠的恩怨情仇,則有「貓鼠同乳」、「貓鼠同眠」、「貓哭老鼠」之謂,如同「貓給老鼠弔孝:虛情假意」。事實上,「老鼠見了貓:嚇破了膽」、「老貓守鼠洞:等著瞧」、「貓戲老鼠:哄著玩」、「被追打的老鼠:見洞就鑽」、「出洞的老鼠見了貓:又縮回去」、「瞎貓抓住死老鼠:咬住不放」,至於「老鼠給貓祝壽:自送一口肉」。如果真有「老鼠咬貓:無奇不有」、「老鼠舔貓鼻:找死」,因此「黃鼠冬眠:高枕無憂」,鼠就算有個安樂年了。
人鼠的矛盾關係有「狐鼠之徒」、「鼠竊狗盜」,是人間之害。「鼠屎汙羹」、「洞裡的老鼠:晚上害人」、「掉在油缸裡的老鼠:滑頭滑腦」,是對黠鼠的無耐,尤其讓「老鼠看倉:愈看愈光」、「老鼠跌進米囤裡:因禍得福」、「米倉裡的老鼠:不愁吃」、「老鼠偷芝麻:吃香」、「官倉裡的大老鼠:肥吃肥喝」,因此,展開人鼠大戰,「黑天捉老鼠:找不著窟窿」、「鐵籠捕鼠:捉活的」、「吃了老鼠藥:淨搬家」、「耗子上了老鼠夾:沒命了」。
但老鼠也不是吃素的,只見「老鼠進洞:拐彎抹角」、「出洞的老鼠:東張西望」,可警覺的很。人類最笨的莫過於「掘室求鼠」、「燒屋趕老鼠:不合算」,最為難的是、「古董店裡的老鼠:碰不得」「碗櫥裡打老鼠:礙手礙腳」,莫怪「老鼠過街,人人喊打」。
「大年初一死個老鼠:有你過年,沒你也過年」,不夠還是希望如同「庵堂裡老鼠:聽得經卷多」,吉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