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防得了疫病 防不了心病

54

文╱趙怡(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總會長)
武漢肺炎病毒肆虐,已成全球公敵;在台灣,疫情在嚴密控制下尚稱穩定,倒是中央下令口罩不得外送的禁令掀起熱議,網路論戰尤其激烈,正反立場兩極,相互嚴詞詰難,竟連佛光山的出家人也被誤指成「趕製口罩送大陸」,而遭受池魚之殃。一場看似偶發的風波,實則暴露出台灣政治汙染、族群衝突的嚴重性。
這幾年,國內的氛圍確實在變:人心變得躁動不安,社會變得分歧對立,連家庭世代之間也從融洽和樂、長幼有序變得各懷心思而徒生嫌隙。究竟孰令致之?有人說,這是實施全盤西化民主制度的惡果,也有人認為動盪與疏離係肇因於太過頻繁的政治選舉;若用更宏觀的眼光來看,更像是本地的種族偏見復甦蔓延,不斷挑起人際之間的嗔念與恨意,至於國際關係的波譎雲詭、爾虞我詐則是火上加油的觸媒。
早期台灣,唯一的隱患只有隔岸的中共政權,所幸歷經數十年的整軍經武、勵精圖治,始免於被赤化的命運;而兩岸之間也在1970年代末期北京改革開放,逐步向資本主義傾斜之後,終能異中求同,重修舊好,達成棄戰謀和的共識。那段日子,國共兩黨領導人杯酒言歡,笑泯恩仇,兩地人民也放下心結,熱情交往。
儘管有關兩岸能否統一、何時統一以及統一在何種制度之下迄無定論,但彼此針對「中國」、「中國人」和「中國文化」的一致認同和堅持,已構成「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前提條件。遺憾的是,晚近台灣政府執意採行與對岸切割、分離的政策,還不惜拉抬反中仇華勢力,任其滲入言路,虛構民意、攏絡人心,甚或進一步激化庶民情緒,做為選舉催票的有效工具,似乎刻意在戰爭與和平、抗衡與融合之間,選擇反其道而行。
另從世界情勢觀之,20世紀後期,人類飽經戰禍,開始厭棄武力征伐,抵制軍國主義,各國領袖人士紛紛主張以談判代替對抗,並轉而致力環保、降低公害、倡議平權、扶助弱勢,世人普遍興起「明天會更好」的憧憬。不料,近年來沉睡的東方大國驀然甦醒並快速壯大,竟造成舉世撼動,更令山姆大叔為之驚惶失措,趕緊實施「聯中以制俄」的故技,替之以「聯盟以制中」,重新點燃世局危機的火線。
台灣位處太平洋島鏈要衝,就台美傳統友誼而言,被華府納為戰略伙伴,其來有自,並不為過,惟執政當局求功心切,表現太過「入戲」,居然站上舞台中央,聲嘶力竭地扮起親美反中禁營的馬前卒,導致兩岸交流封閉,台海再掀波瀾。台灣人何其不幸,此刻的處境只能以「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來形容了。
佛家以慈悲為懷,濟世救人素來不分畛域、國籍與族群。每遇天災人禍發生,由佛教義工所組織的救援部隊總是跑在最前線,而他們心心念念的對象,可不是當地的政權,而是身陷苦難中的生靈。如今,武漢肺炎病毒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全球擴散,懍於人命關天,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各地義工將口罩分送全球疫區民眾,以防堵疫情加劇,是最起碼能做,也是當做的事,卻遭人指指點點,適可以看出現下台灣社會世道人心的病態。
口罩何物?即使防得了疫病,又怎能防得了心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