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人間】送報伕舞蹈劇

1

文/翁少非
元月十二日,筆者到台南水交社展演館前的廣場,觀賞由馮靖評編導、南藝大班芝花劇團演出的《送報伕》。傍晚,戲開演,冷風襲來,瞧見舞台上的送報伕,冒著風雪勤奮工作的畫面,心頭隨之打起哆嗦。
導演說這齣舞蹈劇的發想,來自名作家楊逵的日文小說《送報伕》,描寫台灣的年輕人楊君到東京求發展,謀得一份送報工作,卻遭到惡老闆壓榨、欺騙,加之傳來弟妹與母親身亡的噩耗,面對這一連串的打擊,他仍然努力奮戰,心存「有朝一成功回鄉」的誓願。
我之所以特別抽空去觀賞,乃是非常懷念楊逵。一九七九年我讀彰化的省立教育學院,透過同學辜海澄(曾任忠誠報編輯)的引領,一起到東海花園拜訪楊逵。初逢乍見深受牢獄之災的作家,我實在有點吃驚,原以為會是滿臉倦容,想不到他精神抖擻、慈祥又和藹,這可是個仁慈的長者呀!
談到文學,楊逵眼睛一亮,爬上眠床取出書架上的書送我,在扉頁寫下「好好的學挖地,在冰山底下活了七十多年,未曾把我凍僵……」這段勉勵的話。我看著他瘦小的身軀,背負不畏權勢為弱小者發聲的重任,那麼勇敢地承擔一直努力不懈,不禁由衷地向他敬禮。
此後,我不曾再跟他相遇。等我從台北返回台南工作,才有機會到他的家鄉新化,透過參觀「楊逵文學紀念館」緬懷;而他的母校新化國小每年承辦台南市語文競賽,我常榮幸擔任評審,得以和校園「壓不扁的玫瑰花」楊逵塑像相見,獻上懷念之情。
《送報伕》傳達了這種堅毅不屈的精神,從這篇小說開始他就以「楊逵」為筆名,由此可見他對這篇小說的重視,也許主角的性格就是他自身的寫照吧!
夜幕闇黑了,舞台上送報伕踩著沉重的步伐,喊著「沒有勞動,一無所有」、「不成功,不要回來」,我的心跟著悸動起來,吶喊:「楊逵,勇敢的鬥士,向您敬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