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處留心】 嚼舌根紀實

14

文/青鳥
我的工作時間緊湊,佐著螢幕用餐是家常便飯的事。
前幾天一如往常邊配電腦邊吃飯,一堆訊息與老婆的愛心在腦子裡嘴巴裡翻攪。忽然「嚓」的一聲,從脖子根緊縮到腦門,眉頭跟鼻頭皺成一坨,眼淚幾乎飆出眼眶,髒話被理智緊急擋在唇邊。咬到舌頭真的好痛啊!
含著淚忍著疼,繼續把飯吃完,吞下最後一口飯菜,驚覺怎麼一口又一口溫熱的汁液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心想不好,趕快去洗手間漱口觀察一下,乖乖隆地咚,舌頭正中間一塊肉若即若離,鮮血汨汨流淌。
工作正忙呢,可如何是好?趕緊上網搜尋一下,好像可以先含著茶包止血,正好抽屜裡還擺著同事給的一包桑葉茶,暫且死馬當活馬醫,折成兩半緊緊塞入口中。交辦工作時寫個字條告訴主管「咬到舌頭血流不止,正含著茶包止血」,事情照做只是沒辦法接聽電話,可別說我打混才好。
轉眼四、五十分鐘過去,血、還、在、流!趁著空檔,再寫張字條給長官告知「血還在流,我去診所一趟」,長官一臉驚恐:「怎麼這麼嚴重,快去快去!」上班N年以來,第一次在工作時間離開公司。
坐進診間,等著叫號。
醫生問:「怎麼了啊?」
「對不起,先讓我吐掉東西。」含糊不清地說完,吐掉茶包,細說從頭。
醫生說,「沒關係,不要緊張,我們先試著止血。」拿塊紗布讓我含著,「先等一下再觀察。」
又到外面坐了十分鐘,再給醫生看一次,「哎呀,怎麼好像沒改善。舌頭雖然血管很多,但都滿細的,加壓後大都能夠止血,再不止血只能讓你轉大醫院縫合。多含兩塊紗布試試好了,弄厚一點、壓緊一點。」
好吧,再出去等。滴答滴答又過了十分鐘。
「來,我再看看,嗯,好像止住了。還真的挺嚴重的,幸好止血了,不然縫合後還得再拆線很麻煩。換塊紗布繼續壓一陣子,等一下可以含著冰塊消腫,回去吃個消炎藥,睡覺前再擦藥膏,小心別又咬到。」
接下來,過了幾天幼兒般的生活,只能吃軟的或流質食物,還要注意不能太燙,一吃完立刻用溫鹽水漱口。傷口終於漸漸癒合,但是舌頭正中間腫了一塊,吃東西不得不更加小心。
經過這一次慘且痛的教訓後,飲食過程中時時提醒自己細嚼慢嚥、避免過於刺激性的食物。慢活,就算不見得更健康、長壽,至少,不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