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 斷指的意外收穫

77

文/張翠嬿
開車前往銀行路上,接到同事打來的緊急電話:「總經理在工廠協助技術員修理機器,右手拇指被機器夾斷了!現正由救護車送往醫院。」
弟弟受傷了?我們姐弟倆一起經營工廠十多年,公司的財務調度、總務工作由我負責,工廠業務與生產技術,則是弟弟一手包辦。他若傷得嚴重,別說弟媳和三個孩子的生活會發生問題,工廠無法正常運作,客戶的訂單與同事們的家庭生計也會受到影響,這可怎麼辦?
顧不得原定的行進方向,立刻轉換車道開往醫院,一路上不斷誦念佛號,按捺住不安的一顆心,祈求諸佛菩薩護佑弟弟平安度過這個苦難。
趕到醫院急診室,弟弟的傷已獲得初步處理,受傷的拇指包紮著白色紗布,微微滲有血絲,截斷的那半根拇指,蒼白躺在透明塑膠袋的冰水中,掛在病床邊等待縫合。手臂吊著點滴應該躺著休息的弟弟,卻表情嚴肅地坐在病床上等我,不讓我有任何機會說話,馬上拿出放在旁邊的紙筆,開始敘述他手邊正在進行的工作,要我迅速記錄、接手處理。
不到五分鐘,醫院工作人員拿著手術所需資料,鬆開病床的固定栓,將弟弟推往手術室。我雙腳緊跟著一塊移動,繼續專注聽弟弟交代,筆尖快速在筆記本上滑動著:哪些客戶要送樣品、馬上要跟誰聯絡、模具廠已經延遲的模具要催回、明天的出貨要準時……
手術房的門一打開,我倆對望一眼,異口同聲說:「菩薩保佑!」弟弟沒入手術房裡,我呆立在門外。
幾秒後回過神,留下弟媳在手術房外守候,我立即趕回公司。驚魂未定地坐在辦公桌前,翻開剛才病床旁的雜亂記錄,逐項整理後,開始進行甫接手的工作:打電話取消弟弟下午與客戶的會議,與生產線各部門確認工作進度。
深夜返家,癱在客廳沙發上,回想今天發生的事,不能想像弟弟在面對切身之痛的當下,怎麼可以這麼冷靜?他馬上將自己的斷指放在加了冰塊的塑膠袋中,不驚不慌地將手邊工作做鉅細靡遺的安排;更神奇的是,客戶與模具廠的電話、地址都清楚記在腦中,不必打開手機或翻閱筆記本。
弟弟手術後住進加護病房的那段期間,我每天第一個進公司,了解工作進度、確認生產與出貨沒有問題;更不敢錯過每天兩次的探病時間,提出工作上難以解決的問題,請弟弟給意見,再接著跑業務的行程。
由於我完全不熟悉位於中和、板橋的客戶與模具廠所在地,必須依靠車上的導航指引。只是導航常搞不清楚平面道路與高架橋,往往在緊要關頭瞬間變換路線,讓我當下不知所措,且錯過了一個路口,往往得多跑數十公里才回得來;有時看著導航,明明目的地就在附近,卻怎麼也找不到要去的地點。著急又無助的我,益發佩服起為了工作每天在外奔走的老弟。
半個月後,弟弟出院了,雖然短時間內還不方便開車外出,但至少可以天天到辦公室坐鎮指揮,讓忙裡忙外、精神緊繃的我,終於得以稍微放鬆。
這段時間,我被迫補位,涉足業務與工廠各部門,彷彿印證了「逼所成慧」這句話。弟弟得意地說:「除了財務的專業,現在姐可以和我一起拚業務了!我們公司的業績一定會更好,這還真是意外的收穫啊!」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http://mypaper.pchome.com.tw/melodywang10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