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5金剛經講話】金剛經講話第二受持演說勝無住行施分第三十二❶

29

文/星雲大師
菩薩行者於世間弘化度眾,
若能用夢、幻、泡、影、露、電來觀照一切,
即能守攝身心。
般若慧觀能明徹身心如水月,從虛妄幻化的此岸,
度往常樂我淨的彼岸。
譯文
「須菩提!如果有人將盈滿無量阿僧祇世界的七寶拿來布施,又如果有發無上菩提心的善男子、善女人,對這部《金剛經》能受持、讀誦、為他人解說,即便只有短短的四句偈,他的福德要勝過以七寶無住行施的菩薩。要如何為他人演說呢?應當不執取一切諸相,其心如如不動。為什麼呢?
「因為世間一切的因緣所生法,就像夢境的非真、幻化的無實、水泡的易滅、影子的難存,又如早晨遇日而失的露珠、天空將雨時的閃電,瞬間即滅,應對有為法起如是的觀照啊!」
此時,佛陀宣說《金剛經》已經圓滿了,長老須菩提及同時在法會聽講的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的天、人、阿修羅等,聽聞了佛陀所說之妙法,深深的了悟,無不法喜充滿,一心信受奉行。
原典
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①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薩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②不動。何以故?
「一切有為法③,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④。」
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⑤,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講話
前分旨在結歸開篇關於「住心、伏心」的兩個問題,佛陀要行者總除諸執,將心外的「我等四相」、心內的「我等四見」空去,並且不取「空去」的念想。如此粗細妄心就無從現行作用。妄心降伏了,此分再就「安住菩提心」的問題,作更詳盡的解答。
當妄心降伏時,如天際烏雲散去,朗朗青天白日顯現,在真空清淨境上,佛陀要行者藉此明淨心眼,廣弘佛事,而非貪著於俱空的寂默。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見第二十七分),況且《金剛經》是佛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者說(見第十五分),豈是樂著小法,耽住於空境者,所能受持、讀誦、深解義趣的呢?
一、為人演說,續佛慧命。
二、菩薩正觀,有為即空。
佛陀一路為我們除盡內外妄想。《金剛經》闡發的般若性空之理,不同於外道的斷滅空,亦非二乘人的偏寂空,而是於重重無盡的法界中處處空有相攝含融,猶如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不礙白雲飛!
自身受持《金剛經》的無上妙用,僅是自利,還要為他人說(見第八分、第十一分、第十三分、第十五分、第二十四分),此弘布法音,續佛慧命,功德勝過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布施,乃至以恆河沙等身命布施的福德。
一、為人演說,續佛慧命
經中說「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此人非凡夫,而是指「無住行施」的菩薩。雖然心無所住行於布施的功德很大,但是仍不如發菩提心者,憶持《金剛經》的空慧,即使短如四句偈,受持、讀誦(自利),為人演說(利他)的功德福報。此段是顯示「持經說法」的殊勝利益。
佛陀一番悲心,在此歸結尊者二次提問的「發菩提心的善男子、善女人,云何應住?」並為嘉惠未來一切眾生,因此於金剛法會圓滿之際,再度告示菩薩行者,修學最上乘法,應行解合一,福慧共修,以自利利他二行,圓滿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寶雨經》云:
「善男子!云何菩薩成就供養施?所謂菩薩供養三寶!
「云何供養佛?謂於如來制多(即支提,乃積土石而造之塔也,中藏舍利)之中,若華、若香,若散、若燒,及塗掃地;若制多破壞,應當修理,是名菩薩善供養佛。
「云何供養法?謂諸菩薩聽聞正法,若書寫、受持、讀誦、通利、思惟、修習,不顛倒思惟,不顛倒修習,是名菩薩供養法。
「云何供養僧?謂供給衣服、飲食、臥具、湯藥,下至水器,眾具皆足,是名菩薩善供養僧。如是供養佛、法、僧時,是名菩薩成就供養施。
「善男子!云何菩薩成就無所依施?所謂菩薩行布施時,終不為求天王位果,及生餘天;亦不求人王,及小王等,是名菩薩成就無所依施。
「善男子!云何菩薩成就清淨施?所謂菩薩行施之時,觀察施物及能、所施,皆非實有;離諸障礙、貪染、過患,是名菩薩成就清淨施。」
菩薩欲成就清淨施,心無貪染過患,思惟不顛倒,修習不顛倒,終不求人天福報,才能以清淨心,成就無漏施。又如何為人演說呢?《心印疏》以為,經文中有三句,正明三種般若。即:為人演說,此文字般若也;不取於相,此觀照般若也;如如不動,此實相般若也。佛陀咐囑末世眾生,若發菩提心,為人演說時,須不取相,安住真如平等實相中,自心決定無疑,爾後始能於語默動止,揚眉瞬目,演說第一義諦。
百靈和尚有一天在路上遇到龐蘊,百靈問他:「當年你在馬祖道一處得到的一句,你曾說給人聽嗎?」
龐蘊說:「有啊!我曾經向人說過。」
百靈心中不解,此句是非語言可說,非思議可及,說即不中。因此再問道:「你曾向何人說?」
龐蘊用手指著自己說:「我只對龐蘊說啊!」
百靈讚歎說:「即使是佛陀大弟子解空第一的須菩提也比不上你啊!」
龐蘊以手指自己的一句,即人人本見的佛性,如何能與人說?
龐蘊問百靈:「那你得意的一句,又曾經說給何人聽嗎?」
百靈戴起斗笠就走了。
實相佛性非可言說,但若不假借文字音聲的方便,眾生難以由迷知返,因此在《金剛經》的經文中,才會不斷顯明為他人說的無量功德,令正法流通,是真荷擔如來家業的第一希有之人。為什麼一念發菩提心的功德,勝過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的布施呢?《華手經》說道:
「阿逸多!當知諸佛一切功德,皆在初發調伏心中。是故菩薩世間難遇,佛亦難值。阿逸多!譬如無牛,則無醍醐,如是若無菩薩發心,則無佛種。若有牛,則有醍醐,如是若有菩薩發心,則佛種不斷。阿逸多!譬如有種,則有華實,如是若有菩薩發心,則佛種不斷。是故當知,發心為難;發心難故,佛亦難得。……
佛燈出於世,萬億劫難值,
如優曇鉢華,時時乃一現。
深發菩提心,正行佛道者,
如是大菩薩,世間亦難遇。
是故若有人,能發此大心,
斯人當作佛,處眾師子吼。
自在師子吼,能轉淨法輪,
佛神通無礙,皆在初心中。」
有菩薩發心,則佛種不斷;諸佛一切功德,皆在初發心中。因為發心為難,所以佛陀在金剛法會圓滿之際,叮嚀咐囑行者,發此大心,為他人說,令自他得菩提種,轉清淨法輪,證佛百千無礙神通。
《勝天王般若經》:
佛告勝天王言:「大王!菩薩摩訶薩有般若故,近善知識,勤修精進,離諸障惑,心得清淨,恭敬尊重,樂習空行,遠離諸見,修如實道,能達法界。
「大王!菩薩摩訶薩有般若故,近善知識,歡喜恭敬,猶如佛想;以親近故,不得懈怠,滅一切惡諸不善法,生長善根。既滅煩惱,遠離障法,即得身口意業清淨;由清淨故,即生敬重;以敬重心,修習空行;修空行故,遠離諸見;離諸見故,修行正道;修正道故,能見法界。」
菩薩因修習般若故,心地清淨,近善知識教,即能滅諸不善法,生長善根。三業清淨,才能離諸障惑,不取於相,見如如不動之法界。我們在學習般若空行時,內心的知見不先空去,如何盛入佛法的甘露醍醐?
南隱禪師生活於日本明治時代。有一天,有位學者教授來向他問禪,他以茶水招待。
禪師不斷的把茶水注入這位客人的杯中,直到滿杯,還是沒有停止注水。
這位教授望著茶水溢滿整個桌面,終於忍不住開口:「禪師!茶水已經滿出來了,你不要再倒水了!」
「你就像這只杯子一樣,裡面裝滿你自己的知見,你要先把你內心裡的執著空掉,吾宗的禪水,才有辦法流向你的心中呀!」
註釋
①應化者,應機度化之意也。舉凡一切佛陀所言所說,一文一字、一形一相,無非是為了度化眾生而設,並非真實。故佛陀至此,不忘隨說隨泯,破眾生之執,以顯般若之理也。
②如如:又作真如、如實。意謂真實永遠不變之理體。諸法法相雖各有差別,然其真如法性,乃是平等不二的,所謂「如」,即是「一如」的意思。此「真如」乃是萬有諸法的實相,萬法不離真如。因此,萬法彼此也是平等一如的,故云「如如」。
③有為法:意謂有所作為、造作之意。凡因緣和合所生的事物,皆是「有為法」。
④觀:即是以智慧照見所緣境。
⑤優婆塞、優婆夷:優婆塞,意譯為近事男。優婆夷,意譯為近事女。即是皈依佛、法、僧三寶,受持「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等五戒的在家男女眾。因親近奉事三寶,所以稱為近事男、近事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