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表現】 當我走在路上,

14

文/黎煥銓
創作理念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
市區街道一如往昔,人們總是來來去去,絡繹不絕,有的人行色匆匆、壓力重重,有的人悠然自若、一派輕鬆。
當我們走在路上,就是這個社會裡的一份子,每個人都是不受指揮安排的自由行動派演員,也都有自己該扮演的角色,且都是扮演自己的主角,沒有替身也無法重新彩排,人生舞台正在上演著最獨特唯一的自己。
我正扮演攝影人,借用挪移路上行人百樣表象的個性身影,當我開啟鏡頭快門的窗,借由他人自由之行,解構改造出他人另一個外在形式的形,而後再將之型態固化定型。當我走在路上,我已建構完成我心中影像的他,並重新審視為藝術的一方。
作 者
黎煥銓,生於 1959年,1981年開始接觸攝影,早期拍攝大量人像攝影,2012年後開始專注於藝術創作,喜歡探討社會人文議題,作品曾獲邀佛羅倫斯雙年展,並由攝影創作展現生命的對話。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這是使用高色調的攝影手法,在一個高反差的環境下,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與曝光,將具象的被攝者轉化為抽象影像,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是,這些畫面是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預知,是經過多數次的失敗,才能得到一張理想作品,因此整個系列花了長達2年半的時間拍攝,按了3萬多張快門才完成。圖/黎煥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