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衛健委與公安局的嗅覺

30

歷史無法重來,如果無法記取教訓,歷史卻會重演。這波影響全球的武漢疫情,最早提出警示的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師李文亮七日不幸過世,包括大陸官媒也公開表示哀悼,可惜為時已晚,一個原本可為後世頌揚的防疫英雄,不僅成了僵化體制下的烈士,更可歎的是無法及時防堵一場世紀災難於未然。
今年才三十四歲的李文亮,是武漢中心醫院的眼科醫師,因為發現醫院內出現七例類似SARS病毒的群聚感染,早於去年底十二月三十日在他醫學院同學的群組中提出警告,主要用意提醒同學在臨床上要小心。然而,這個警示被截圖大量轉傳後,結果不是引起公衛主管衛生健康委員會的重視,而是公安局上門以散播謠言對他提出訓誡書。
往後的發展從武漢確診幾十例到幾百幾千例,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再擴散到其他城市、其他國家,進而封城、鎖國,至今全球確診近三萬五千例,死亡超過七百人,包括最早的吹哨人李文亮醫師。
在李文亮醫師死訊傳出後,大陸網路瘋傳一篇人民日報上海分社社長李弘冰寫的追悼文:「我們憤怒於你的預警被當成謠言,我們傷慟於你的死亡竟不是謠言。」這篇文章已被刪除,但短短兩句悼文卻深沉點出對當局應變不當的控訴,終於鑄成難以追悔的悲劇。
這波武漢疫情不論確診人數或死亡人數,均已超過二○○三年SARS的規模,當年SARS同樣來自大陸吃食動物野味,同樣起始也是隱瞞疫情,直到疫情擴散,造成全球災難後,紙包不住火,才認真面對防疫。顯然,二○○三年的教訓並未深植大陸各級政府,公衛常識也未普及到跨部門或全民意識,在李文亮醫師提出警示之後,假設當時有一個上層主管認真重視這個訊息,約詢李文亮的官員是衛健委而非公安局,就可能有機會在第一時間控制疫情擴散,也就不致造成如今顏面盡失、全球警報的大災難;這還不僅是人命的威脅,連帶經濟、互信、歧視各層面,全部受到嚴酷考驗,更糟的是,這個局面目前還不知道何時可以收場。
對比十七年前的SARS,雖然現代公衛知識對於防疫已更為精進,但今天全球化的移動速度更甚以往,使病毒的傳播速度和廣度也呈倍數成長,這不只是大陸要獨自面對的課題,而是全世界、全人類都必須要有共同備戰的心理準備。
危機經常伴隨著轉機,武漢疫情當然是個絕大危機,但如果北京政府在防疫的同時,也能反思到人民健康與訊息管控之間的執政邏輯,及大陸對於全世界所負擔的地球公民責任,這對未來維繫強權的發展或許可有豁然開朗的想像。
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是一個政府及政權存在的首要任務,從李文亮醫師之死,到全球疫情的爆發,近來兩岸包機雙方的過招與曲折,其實都是政治思維凌駕人道原則下的操作,最終不僅可能導致兩岸民心益加向背,星星之火更已點燃如今難以收拾的燎原。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衷心期盼這場世紀病毒能夠早日獲得控制,使感染及死亡人數能有效壓制,並讓全世界的生活與經濟回到正軌,同時深切檢視這張骨牌的原始,從中學習並記取教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