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曲心聲】 夢一場

13

文/張郅忻
安古出生後,他的第一首搖籃曲是〈搖嬰仔歌〉。五歲後,他彷彿免疫般,無論我哼多少次「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寸」,他還是雙眼圓睜喊:「媽媽,我睡不著,我還有十萬電力!」我不得不開始尋覓其他適合入眠的歌曲。
「早知道是這樣,像夢一場,我才不會把愛都放在同一個地方,我能原諒你的荒唐,荒唐的是我沒有辦法遺忘……」也許是希望他能快點「夢一場」,某天隨口哼出這首歌。原來電力十足的安古,像被拔掉插頭般,漸漸安靜下來。
初聽這首歌時,我還只是高中生,談不成熟的戀愛,箇中酸甜苦辣隨時間淡忘。當我唱給安古聽時,這首歌已有全新的樣貌,從哀苦的情歌,搖身一變成甜蜜的搖籃曲。邊哼邊輕撫孩子的背,我只希望他早點入夢,明早上學別遲到。
〈夢一場〉收錄於那英1999年發行的專輯《乾脆》,作曲者是袁惟仁。
我很喜歡袁惟仁創作的歌曲,悠淡曲調裡潛藏深沉的悲傷,比如那英的另一首《征服》:「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也是由袁惟仁作詞作曲,感傷情緒如高濃度的酒,一口即醉。又如由袁惟仁作曲、楊明學作詞的〈旋木〉:「擁有華麗的外表和絢爛的燈光,我是匹旋轉木馬身在這天堂,只為了滿足孩子的夢想,爬到我背上就帶你去翱翔。」華麗的旋轉木馬,轉到第二圈就流露無可奈何的憂愁:「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憂傷,我也忘了自己是永遠被鎖上,不管我能夠陪你有多長,至少能讓你幻想與我飛翔。」每次唱完〈夢一場〉,旋律自然而然接上〈旋木〉,彷彿它們本是同一首歌的上下兩部。
比起那英悲滄的歌聲,我更喜歡袁惟仁自彈自唱的版本。也許唱功不比那英,特別在高音時,可以聽出他的吃力,但我卻更能感受這首歌看似平淡卻濃烈的情感,隱藏在聲音沙啞處。
社區路燈透過窗簾,悄悄爬進屋來。我望著安古圓鼓鼓的小臉,微微張開、流口水的嘟嘟嘴,忍不住偷親一口。「媽媽,不要弄我,我要睡覺!」他伸出小手把我推開,向我抗議。希望他早點入眠的我,瞬間變成小惡魔,用親吻打擾他的美夢。只是,望著他可愛的小臉,誰又能忍得住呢?半睡半醒的他皺了皺眉,轉過身背對我。
「讓你去瘋,讓你去狂,讓你在沒有我的地方堅強……」我輕輕把歌哼完。漆黑夜裡,我突然感到小小的失落。揣想著不遠的將來,他會擁有自己的伴侶。到時,當我再次唱起這首歌,又該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