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滋味】 嗑瓜子

6

文/綠喵
嗑著同事分送的南瓜子,不料卻咀嚼出從前的美好滋味。
我啃瓜子的技巧是向媽媽學習的。媽媽生前每逢過年必到年貨大街,扛下一大袋的醬油瓜子回家。等除夕忙完後,開始舉行嗑瓜子大賽。她會以食指、拇指捏著瓜子圓圓的大屁股,僅僅把尖尖的頭送進唇齒之間。「咔」一聲,瓜殼分家成兩片;舌尖一頂,瓜肉隱没口中,連探頭的機會也沒,就完成了。過程俐落到讓人看了傻眼。
我非常崇拜媽媽的絕技,央求她放慢速度示範;媽媽如獲知音賞識,開心地為我示範。密訣在於送進口中,刹那的一咬。對尖尖的瓜子頭咬下時,力道要適度,不能過度使力;否則,瓜殼會碎裂在口中,就非得吐到手中挑揀而拖延動作。看似簡單的動作,可得經過不斷練習才能拿捏「咔」一聲所出的力道大小。該出多少力道才不至於咬碎瓜殼,讓瓜殼、瓜肉分離,全憑反覆練習而得的經驗累積。
當我自認為練成絕技之後,常向媽媽挑戰,比賽誰嗑得最快又最多,媽媽樂得有人陪。於是,我和媽媽因為常常比賽的關係,成了家中最會嗑瓜子的高手,打遍「家天下」無敵手。
媽媽去世之前,牙幾乎掉光了,但仍會買瓜子。平常不喜戴上假牙的她,會為嗑瓜子而特地戴上假牙。然而,假牙畢竟比不上真牙。後來她嗑瓜子,只能送進嘴裡,小心翼翼地以假牙咬下,「咔」一聲後,不管有無完好,都得吐到手中,以手工方式挑揀瓜肉分家。
如今,一邊嗑著南瓜子、一邊回味著與媽媽競賽的點滴回憶,心中感觸良深;真是美好時光再也難以追回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