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行路】 這輩子,風雨兼程

17

文╱Maple Day
今年收到的第一封信,是史瓦濟蘭的小男孩寫著他失去父親的心情。拿著信箋的我,想著原本環境就極其困頓的他,如今更是雪上加霜,我於心不忍,也想到自身的世界又將轉動到另一個黑暗,也是不忍……百感交集,幾乎不忍地就要掉下眼淚。
站在窗邊的我,卻看到一幅景致。
溪畔邊,站著一位畫畫的女子,身子一半沐在陽光,一半浴在樹蔭,風輕拂樹葉,垂擺在她右側的髮梢;左側因為陽光的照耀,肩頭舞動閃爍,間有小河淌淌的刷刷聲,風迴盪著溪水的浮光掠影……她畫風景,我寫她,時空彷彿就這麼安靜了下來,彼此都忘卻人間煩惱,原來,煩惱即菩提,果然不假。
無預警地,雨絲落下,她不為所動,繼續作畫,雨,變本加厲,她才稍微挪動畫版到大樹底下,反而使得她整個人暴露在雨水中,她依然專注在畫紙上;我的目光則從她身上轉移到雨水滴在溪面所激起的漣漪,那是細雨的低語,流水的閃耀,加上風吹動的迴圈,還有一位畫畫的女子,齊奏合作無間的協奏曲,充滿生命的律動。
命運的形成,有時不是自己真能選擇什麼,有時也不全然是外界給予的,而是支撐選擇背後的價值觀與人格特質,透過每一次的經歷、成長、鍛鑄,最終開闢出自己的人生道路,絕壁之處也有隙縫中的陽光,平坦大道上也會忽地雷雨大作,都是命運的真實面貌,從煩惱到菩提的開關,原來就是自己的心。
無論下雨讓自己陷入車陣中,還是像落湯雞,都不能停頓時間往前走,也無法阻擋命運的轉動,但是,如果你能感受雨,感受命運,儘管,風雨兼程,你的世界仍能春暖微醺,溫柔自在,一如鮑伯狄倫曾說:「有些人能感受雨,而其他人只是被淋溼。」
這麼一想,我的不忍彷彿生出了某種力量,提起筆回信也充滿了力道,希望能透過文字,療癒小男孩內心的千瘡百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