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遊札記─- 中西民情大不同

19

文╱廖玉蕙
Franck從小就跟著爸媽到處露營。現在父母年紀大了,常常好好的家不住,就在家裡幾公里處紮營。這次兩老到西班牙住兩個月,沒住兒子家,就在Franck家附近紮營,讓台灣媳婦好羞愧不安,他們卻怡然自得。
去年二月,我們舉家七人有一趟巴塞隆納和倫敦的二十一天小旅行。旅途中,對歐洲人情、風景稍有領略,在此稍做掠影。
⒈美的典範
從住了四晚的Sant Pere Despuig莊園離開,心裡好不捨,那樣的環境,適合住上一輩子的。離開之前,二姝又再度去餵了她們最喜歡的馬兒。
移居市區的住宿處前,我們一路觀賞了幾個超級美麗的古城,石造的屋宇真是漂亮。教堂宏偉、小舖精緻,蜿蜒的巷道曲徑通幽。因為不是假日,天氣又冷,廣場上,只見群鴿嬉戲,許多店家都不營業。正因人煙稀罕,能在錯落有致的古城建築裡自在穿梭,美好寬闊的場域竟彷彿成為我們的專屬地,感覺好富足。
孫女追鴿子,姊妹相互逗趣,成為相機捕捉的焦點。阿公每到必畫,引得稀疏觀光客從各角落聚攏圍觀。我們一路走,不時進咖啡店借洗手間,幾乎嘗遍各式咖啡滋味。
我們先去中世紀古城Besalu(貝薩魯);接著是《冰與火之歌》(Game of Thrones)拍攝地古城 Girona 景點 。一婉約,一壯闊,簡直都美不勝收。充分感受美學素養不是教室內空泛的理論,不是美術館牆上的展覽作品,而是常民的居所建築,商鋪的擺設格調,還有錯身而過的微笑點頭。
⒉若不幸流落西班牙街頭
隔日一早,走在Passeig de Gràcia 的大道上,兒子特別叮嚀要看好身上物,免遭扒手毒手。
大家開始複習我母親多年前在布拉格掉了護照和鈔票的往事,不自禁思念起我的母親。說著、說著,忽然媳婦抓住一個年約五十的男人不放,逼他取出一支手機。原來媳婦的手機就在談笑間被扒了。
男人不得已從口袋掏出手機還給媳婦。兒子怒斥男子,男人喃喃辯解。後來我問兒子:「你們對話些什麼?」兒子欺阿嬤不懂西班牙話,說得天花亂墜。(翻譯明顯長過原文)總之,大家都稱頌媳婦機警無比。
過了一個鐘頭左右。我湊近媳婦身邊,關心她的手機有沒有保管好?媳婦伸手進口袋,瞬間嚇了一跳。我跟女兒忍不住哈哈大笑。
看來我比職業扒手更技高一籌,輕易就得手手機一支。不知是西班牙的扒手技術太差,還是我身手太俐落。總之,若不幸流落西班牙街頭,我不怕無法謀生了。
⒊外子他鄉遇故知
外子在家的時候,最關心的不是太太,是垃圾。不管身在何處,人在何方,倒垃圾時間一到,他一定飛奔而至,絕不錯過垃圾車。
我常常自嘲:「我的待遇遠遠不如垃圾車。他追求太太,遠不如追垃圾車之殷勤。」常常趁假日回台中老家,最困擾的通常是那些未能及時丟出的垃圾。常常為了一包垃圾得待到星期一早上丟過垃圾後才能北上。
這回出國旅行,原以為終於擺脫了垃圾小三的糾纏。誰知不然,垃圾的困擾仍如影隨形。
民宿一住動輒四、五天。溫度奇低,本來放個幾天不是問題;再不然先冰在冰箱一併處理也是可以。但對垃圾的敏感使他無法接受將垃圾放進冰箱,彷彿這一放,整個冰箱的食物將悉數被汙染。天天為此焦慮。
一日在西班牙的古城中赫然發現一輛迷你垃圾車。不瞞您說,他一雙眼睛瞬間賊亮起來,如見親人,差點立刻奔去認親,甚或撫車落淚。一副他鄉遇故知的驚喜。
太太憐惜他,特地為他幫西班牙的摯友垃圾車拍照留念。
⒋中西民情果真大不同
兒子的朋友法籍友人Franck和台灣太太Eve某日在西班牙小鎮宴請我們。
除了她們夫婦和甫一歲的小女兒外,Franck的父母也剛好從法國過來,一併出席。一時,飯桌上英語、國語、西班牙語、法語交錯。Franck的父母只能講法文,我們講國語和英文;兒子和Franck夫妻可以說些西班牙語。Eve居中翻譯,跟公婆講法文,跟先生說英文,跟我們說中文,跟店老闆說西班牙文,講到後來,有些錯亂,開始跟她婆婆、丈夫說起中文,讓大夥兒笑倒。
Franck在西班牙種葡萄,釀葡萄酒,Eve是品酒師,也是酒商。夫婦倆好熱情,除了請吃飯,還領著我們去他們的葡萄園,介紹葡萄的種植要領;到釀酒的合作社跟我們說明葡萄酒的釀造過程並請我們品酒。讓我們長了好多知識也見識了釀酒廠的龐大規模。
聽說他的父母年高七十,一生都不安於室。他們從小就跟著爸媽到處露營。現在年紀大了,常常好好的家不住,就在家裡幾公里處紮營。這次兩老到西班牙住兩個月,沒住兒子家,就在Franck家附近紮營,讓台灣媳婦好羞愧不安,他們卻怡然自得。
若是我母親到台北,居然必須在我家附近紮營露宿,別說她會上告到京城,弄得滿城皆知,就家裡的親戚也不會饒過我們,不孝排行榜絕對高居台灣第一名。
中西民情果真大不同。
⒌因為廁所,我就是愛台灣
每換一次住處,總是夜晚到達。從西班牙搭機到倫敦,下機時,也是夜晚時分。
兒子查了機場到住處的計程車費,居然要價不菲,幾乎要直比西班牙到倫敦的七人機票費用。於是決定跟它拼了。五個大人拖著五口大皮箱、拉著兩個小朋友、外帶一個娃娃車,就這麼克難地搭火車轉地鐵,再走約莫五分鐘才到達。下火車時,迎面飛來雪花片片,真是無限驚喜。
狀況說起來是很順利的,車上都有位置可坐,從地鐵站下車徒步到民宿時,雪也停了,沒找我們麻煩。只是姊姊海蒂忽然在下火車的月台上說要上洗手間(但其實才上過沒多久)。遍尋不著洗手間,地鐵竟然就來了。大家慌慌張張上了車,一坐就是九個站。阿嬤好著急,將心比心,深知尿急之苦,卻完全沒輒。只聽孩子的娘殷殷規勸姊姊:「妳就放輕鬆,我知道你沒有那麼急,你根本沒喝什麼水,只是心裡恐懼沒地方上廁所。現在,你就別想上廁所這件事,很快車子就到站了。」
姊姊動心忍性,終於下了地鐵。地鐵站內外,居然也找不著洗手間,這一急,連阿嬤都想上廁所了!暗夜中,我們一邊擔心姊姊的膀胱,一邊推著行李快步行走。好不容易到達住處,還要依照奇怪的密碼開大門,再用另一組密碼找鑰匙;再用鑰匙開房門。幸好兒子鎮靜機靈,終於讓危機解除。(從頭到尾,不見民宿主人)
說到地鐵站裡竟然沒有洗手間!我深刻感受這一趟旅行,加強了我一萬倍愛台灣的心。相較之下,台灣真是太方便了。不管是市區內的加油站,小七;或火車站、高鐵站、捷運站及各遊覽區,到處都有方便乾淨的免費廁所。而我們這趟旅行,從西班牙到倫敦,好像一路都在找廁所。在西班牙的觀光區,我們為了上廁所,不停地去咖啡廳喝咖啡,上完廁所、喝完咖啡出來,又尿意頻生,如此惡性循環,真不知伊於胡底?
地鐵站裡沒有洗手間真讓人吃驚啊!我愛台灣,不說什麼人情味了,就憑廁所遍布,就可看出是個多麼友善的國家。
⒍參觀大英博物館的心得
到大英博物館參觀。小朋友的爸媽領著二姝,一一解說。看到北蘇丹挖出的文物中,有一張武士和武器合葬的圖片。
海蒂問:「他為什麼要跟武器合葬呢?」爸爸說:「古時候的人,死去以後,會希望跟最愛的東西葬在一起。武士一天到晚使用武器,武器不離身。所以,死後,也希望武器能夠跟他葬在一起。」
說完,爸爸問:「如果你死去,希望跟什麼東西葬在一起?」
海蒂說:「我希望跟森林家族跟ipad葬在一起。」
爸爸說:「但是那裡沒有網路喔! iPad沒辦法使用。」海蒂說:「沒關係!我喜歡他們。」
妹妹諾諾馬上接著說:「我希望跟姊姊葬在一起,姊姊是我的小美樂,就是我的玩具,我最愛姊姊了。」
這是小朋友參觀大英博物館的最重要的觀後心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