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小天地】 吳文英 〈思佳客.癸卯除夜〉

4

文/惠馨
自唱新詞送歲華。鬢絲添得老生涯。十年舊夢無尋處,幾度新春不在家。
衣懶換,酒難賒。可憐此夕看梅花。隔年昨夜青燈在,無限妝樓盡醉嘩。
春節是中華傳統文化中團圓的代表,每逢佳節總能於熱鬧的氣氛中體悟親屬相聚的美好,在今日要介紹的詞作中,卻有別於這樣的感受。作者於除夕守歲的時候創作新詞,卻無欣喜之貌,送舊迎新的同時感嘆自己羈旅在外,徒增白髮的滄桑。人生最大的喜悅是能夠如償所願,但在這一元復始的新春之際,吳文英的寂寞襯著眾人的喧囂,反而更顯落寞。作者一生以幕僚為業,雖未曾歷經跌宕仕途,但因歷經南宋末年黍離之悲的挫敗,讓其作品亦多有感嘆國事凋零之思。因此,今天介紹的詞作即是面對除夕,作者獨酌守歲的悲嘆。
上闋「自唱新詞送歲華。鬢絲添得老生涯。十年舊夢無尋處,幾度新春不在家。」開頭以白描為筆,透過「自唱新詞」入題,強調除舊布新的日子,自己又早生華髮,雙鬢斑白的年紀仍羈旅於外,十年來皆不得歸返故鄉。曾經憧憬的美好歲月何處尋覓,只有多年春節不得返家的惋惜深深撼動心中。透過時光推移,十年落魄不可盡數,孑然一身的孤寂,只能寄託滿腔惆悵。年年有家不得歸,不可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的無奈,充斥著詞人的心緒。
下闋「衣懶換,酒難賒。可憐此夕看梅花。隔年昨夜青燈在,無限妝樓盡醉嘩。」以個性入手,強調自己雖處於窮困潦倒的生活,仍保持著疏狂的心性,無力添購新裝的過年時節,索性連舊衣也不更換,率性而為的性情一覽無遺。再者,因為貧窮所以難以賒酒,如何度過年節?好在詞人仍有雅興,以折梅作為歡度漫漫長夜的方式,強調雅人本色不因環境而有所更改的決心。但儘管如此,社會對詞人的殘忍仍然不可小覷,隔年孤燈依舊,對照的卻是眾人酒醉後的喧嘩與歡騰。孤身一人的潦倒與悲嘆,對映著眾人的歡愉,彷彿控訴著人間的不平,強化了自己的無奈。
作品中透露的比較與反差,正是我們日常生活的縮影。你是否有過自己內心徬徨無助,卻對應他人意氣風發的時刻呢?或者,日常的反差正是人性最大的如常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