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剪黏 竹溪禪寺原貌保存

9

【記者江俊亮台南報導】興建於明朝永曆年間的台南古剎竹溪禪寺,其《大悲咒》八十八出相圖剪黏於早年重建時,有別一般廟宇或寺院重建時會將剪黏打掉,竹溪寺的《大悲咒》剪黏,是由法師一件一件從牆上切割下來,再用木板重新安置,可見寺方保存文物的用心。
此外,寺內五福大帝之一的「鍾部靈公」神像,原供奉在西來庵,因日治時期發生「西來庵事件」,由一名收廚餘的婦人挑擔將八尊神像送出,為歷史留下見證。
五福大帝
神像免遭火劫
竹溪禪寺由學者考證為台灣最早興建的佛寺,寺內收藏豐富的文物史料,包括名列府城三大名匾之一的「了然世界」、創建台灣最早書院「竹溪書院」的台灣知府吳國柱木雕坐像,以及清乾隆年間的三面古匾等。
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理事長曾國棟表示,「鍾部靈公」神像造型有如「雷震子」(雷公)的鳥嘴,五福大帝原本供奉在西來庵。一九一五年發生「西來庵事件」(也稱余清芳事件、噍吧哖事件),首腦余清芳被捕處死,西來庵遭台灣總督府拆毀,多數神像被火化。
傳說就在日警拆廟毀像前一夜,一名來往於西來庵與竹溪寺的收廚餘婦人,以廚餘擔掩日警耳目,將五福大帝等八尊大小神像,漏夜挑到竹溪寺,神像始免遭火劫。台灣光復後,五福大帝曾被請回西來庵,後因神明指示,又回到竹溪寺。
曾國棟指出,竹溪寺近代重興的第一任住持捷圓法師的木雕像、履歷書、火災保險證券等文物;履歷書、保險證上面署名「周獅」,就是捷圓法師的俗家姓名。有些文件則寫著「周捷圓」,是因日人不許出家人僅寫法名,強迫冠以俗家姓氏所致。
菩薩蓮座
刻皇帝萬萬歲
日治時期竹溪寺無住持。直到一九一三年,竹溪寺管理人上官玄、林神等人,聘請剛從福建鼓山湧泉寺受戒歸台的捷圓法師升座主事,法師將平日所積淨財全部捐出,重新改建竹溪寺。竹溪寺執事牌,首位就是「第一代重興」捷圓法師。
保存完好的執事牌及牌架,上面除了有住持、都監、監院、庫頭、典座、香燈、行堂等耳熟能詳的執事外,還有牧牛、打柴、水務、雜務等執事。曾國棟指出,過去竹溪寺幅員廣大,有自己的田地,由牛軛、稻穀桶、米篩等農作器物,可窺見當時寺院生活。
寺內典藏的文物「南無鐵圍山間面然大士菩薩蓮座」,背面竟刻有「皇帝萬萬歲」字樣,可見是清朝遺物。
此外,寺院典藏的《龍舒淨土文》、《大方便佛報恩經》二本經書,因多次翻閱已造成書皮毀損,寺方分別以日本首相東條英機、陸軍大臣畑俊六所贈的感謝狀做成封面,也為歷史留下見證。

竹溪寺「第一代重興」捷圓法師履歷書。圖╱記者江俊亮
竹溪寺「第一代重興」捷圓法師履歷書。圖╱記者江俊亮
五福大帝之一的「鍾部靈公」神像,造型有如「雷震子」(雷公)。圖╱記者江俊亮
五福大帝之一的「鍾部靈公」神像,造型有如「雷震子」(雷公)。圖╱記者江俊亮
竹溪寺舊建築的剪黏作品,由法師自牆上切割下來,再用木板重新安置。圖為《大悲咒》八十八出相圖剪黏之一。圖╱記者江俊亮
竹溪寺舊建築的剪黏作品,由法師自牆上切割下來,再用木板重新安置。圖為《大悲咒》八十八出相圖剪黏之一。圖╱記者江俊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