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羽松與戚風蛋糕

7

楊詡震/基隆市台灣海大商船系
從基隆的租屋處到台中火車站,通勤的壓力迫使我在清晨時便起床盥洗,預計搭乘七點零三分的自強號。寧可少睡一些,也想讓這天盡量完整,因為已經足足兩個禮拜沒有見到她,想到便覺得甘之如飴,甚至在火車上腦袋清醒的感受不到一絲疲倦。
到了台中火車站之後,在車站周邊的早餐店吃了兩份蛋餅,好吃的程度算是還能用來果腹,這大概跟因為焦慮等待而遲鈍的味蕾有關。不久後她出現了,稍微燙捲的髮尾、米白紅格子襯衫、黑色修身短褲及馬丁靴,配色非常和諧,我們都為了今天做了得體的打扮。上公車後不久抵達了目的地——中科落羽松。
據說落羽松依照四季的更迭,有著不同的樣貌。三月十七日這天,樹梢上幾乎沒有葉子,只有筆直的杉樹及雜亂的枝椏。由於沒有樹葉的遮蔽,可以清晰地看見一整棵樹的伸展與脈絡,數量可觀到建立起一種秩序。光禿禿的樣子則有種悲愴、莊嚴,園裡的落羽松分別種植在陸地還有水上,水深可能不及一個成年男子的小腿肚,所以水裡頭的小魚看起來都相當奮力地游著,旺盛的生命力跟水面上形成強烈的對比,誰也想不到,在這靜謐的杉林中有如此鼓譟的生物正鮮明地活著。徜徉在園區裡,有種置身中高緯度國家的錯覺,一如西伯利亞或是德國黑森林。當然,這些地方我都從未到過,所以想像力才能不受限地恣意奔騰,像脫出牢籠的猛獸那樣一發不可收拾。
拍完滿意的照片後,我們決定到逢甲商圈逛街用餐。下午的行程是到蛋糕店做甜點,由於我們都是初學者,所以選擇了難易度適中的戚風蛋糕。和麵粉、打蛋、挑香草籽、烘焙、冷卻、裝飾,與其說是在做蛋糕,不如說是在拼拼圖,東拼西湊的,完全按照影片的指示。像是到了陌生城市的旅人,按圖索驥的尋找目的地一樣。最終我們不偏不倚地把戚風蛋糕做出來,幸虧沒有拼湊成四不像的東西,或是走到沒有路的死胡同。蛋糕的味道非常質樸,純粹的雞蛋還有牛奶的香氣,咀嚼過後鼻腔充斥著淡淡香草的氣味分子,用來裝飾的乳酪醬鹹香溫潤,不斷刺激唾腺分泌出大量的口水。品嘗時,完全感受不到一絲的矯揉做作,反而是一種原始的脈動,一種給人帶來踏實、平穩而又幸福的味道。
我們最終在客運站分頭,我往台北,她往高雄。班次來得猝不及防,她上了車,而我留下來等待。在腦裡我思量著,會不會是因為她的緣故,所以這塊蛋糕得以帶來如此不切實際的感動,不過無關緊要,我也沒想留下什麼客觀的記憶,這就是我吃過最美味的戚風蛋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