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味道】 廚間溫度 ──草仔粿

11

文/翎
傳統市場內,小販賣力地吆喝著,攤子上擺著五顏六色的糕粿,有些甚至喊不出名字,令人眼花撩亂。其中一抹深綠抓住了我的目光,讓我憶起過往。
小時候,祖母總能從廚房端出各類傳統糕粿,舉凡逢年過節必吃的年糕到拜拜用的色澤各異的「紅龜粿」與「草仔粿」,樣樣都難不倒她。而母親也傳承了祖母的好手藝,因此,自小我也就成為幫忙媽媽打下手的小蜜蜂,好不快樂。
田邊採摘的艾草放入果汁機攪打,在墨綠中加入花白的糯米粉,搓揉成團,嫩草般的淺綠便幻化在眼前。「這是『粿粹』,加了能讓粿吃起來更有彈性。」母親一邊講解,一邊在糰中揉入經過水煮的糯米粉糰,接著分切成小塊,包入炒得香氣誘人的「菜脯米」內餡,置於月桃葉上,放入蒸籠。冉冉炊煙瀰漫在廚房裡,香氣繚繞於鼻尖,小小的廚間裡,溫度也隨之逐漸攀升。
掀開蒸籠的那刻,淺草綠的粿被炊煙浸潤出柔緩的色澤,伴隨著撲鼻的月桃與艾草香氣,讓人垂涎欲滴。貪吃的我立刻咬上一口,忍俊不禁的笑聲也從一旁傳來。「好吃嗎?」語帶寵溺與滿滿笑意,母親的面容在炊煙背後格外溫柔,慈藹與柔美交融,成為我心中最美的樣子。「唔……好吃」不顧鼻尖與臉頰上的花白麵粉,我吃得不亦樂乎。母親手作的草仔粿那鹹甜滋味以及她溫柔慈藹的身影,那刻起便深深印入我的心間。廚間溫度伴隨鍋中的沸騰不停攀升,不只蒸熱了籠中的草仔粿,也加溫了我與母親的羈絆與深情。
咬上一口剛剛買下的草仔粿,舌尖傳來的是那傳統鹹甜交織的美好滋味,腦海中也浮出小時候,那廚間的溫度與母親最美的身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