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葉知冬春──繽紛羊蹄甲

27

文/詠棠
這個季節算不算是零落花葉知冬春?
滑過水晶似的雙瞳,已分辨不出是冬還是春?地球的暖化早已讓我對季節失去判斷力,只知曉地表的溫度錯覺了植物花卉,爭奇鬥艷的花花草草常常在不對的時節裡,迷惑眾生。
一個雨後放晴的上午,風和日麗,薄透陽光自雲端帥氣灑落,被晒出潮溼的空氣撲鼻而來,瞬間溢滿著水氣味道,真是嗅聞氣息便知雨。我站在長廊轉角處等孩子,享受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愜意。校園裡的「羊蹄甲」開了,粉嫩中略帶紫色,看似神祕的仙女,釋放出的娉婷,美得像一場夢。搖曳幸福之姿,幸福的花兒有些騷動,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場雨,在枝枒間流動著等待蒸發。
太陽短暫露臉,彷彿複製人間一閃而逝的青春。這不請自來的「雨」,下在屋簷;下在池塘;下在花樹上。「留得殘荷聽雨聲」,但這不是荷,而是羊蹄甲,頂多只能說說「殘花落葉聽雨聲」。
雨聲纏綿悱惻,溫婉哀怨,像一曲悲傷的輓歌,令聆聽的人欲罷不能。花兒的騷動原來只是掙扎,用力一搏,只為了換取與風雨和平相處的機會。這場雨到黃昏依然點點滴滴嗎?落英繽紛的雨中我依稀看見,雨珠粒粒晶瑩剔透,散如珍珠之美,聚攏似飽滿水晶球巨大;球內世界,羊蹄甲在來年冬春,風雨之時,葉還依舊,花也如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