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書】 顛倒看的世界《來自精靈世界的人類奇幻百科》

6

文/廖淑儀
隨手拿起市集攤位上的萬花筒,閉起一隻眼望去,每一個旋轉,都出現不同的絢爛圖案,幾何和多彩,規律和細碎,每一個萬花筒都不相同,都有各自的奇幻世界。我們樂於從小小孔竅中看見不一樣的世界。我們相信萬花筒,但我們鮮少相信魔法。我們用科學解釋天邊的彩虹,卻無法相信葉子上的冰涼露珠是來自仙女的眼淚。
「故事」吸引著我們,在我們的夢裡綻放,但我們卻總是笑笑無法相信它。眼睛看得到的事物是真實,心裡去得到的地方卻是虛妄?
無從辯正的事物,會不會才是真理呢?
在烏克蘭的插畫家斯薇塔.多羅謝娃(Sveta Dorosheva)的慧心巧思下,《來自精靈世界的人類奇幻百科》具備了出人意料而頑皮的圖文書氣質。她模擬了精靈的口吻,用一種「發現」人類的「假博學」視野,諧擬而諷刺了人類的許多行為與價值觀,不管是以俄語的字面或語義誤讀人類,或是對於生活意義的嘲笑,讀來總令人不禁莞爾一笑。
有限理解無垠宇宙
用客觀的角度抽離來看人類世界,人類世界的確是有趣的組成。書中從人類的身體組成開始研究,一堆以俄語誤讀誤譯的理解,以為人類身體是由小橡實、小淚珠、胖貓和瘦貓、河馬、鐵線……等奇怪東西組成的生命體,而男人大腦是許許多多分門別類的小格子,女人則是以嬰孩為主,以及與嬰孩相關的人事物的整體抒情結構。
關於人是什麼,則擷取許多哲學家文學家的語錄。那些深入而正經八百的思考,經過這樣的搬弄(或說是小精靈的理解),就變得陌生化而有趣:「人類原來是掉了鈕釦的生物能變成各種動物,可以變成大樹、天使、蘆葦、月亮、小丑、罪犯和神:可以革命,可以吹口哨,會吹奏小號,會笑,會製造工具和測量物體。……」書中這樣的刻意編排,讓人類看起來更像是一種傳說,而非真實。
精靈世界小到無法洞察人類世界的存在,整個瑪爾王國只存在一個小男孩的手指之間,樹洞精靈王國在一個抽屜裡,而魔法書王國在珍珠耳環裡。但即使這樣的「推敲」也無法使得精靈世界理解真正人類的存在,所以只能透過不小心掉到人類「石頭花」王國裡的精靈們,以訛傳訛地說著人類世界的各種傳說,從人類組成,人類的食衣住行,人類的風俗習慣以及語言等去猜測人類的全貌。
這樣的觀察角度,讓我會心一笑,這好像人類觀察廣袤宇宙的方式,觀察宇宙,千年來或許也只能摸到象腳一隅,也一樣用人類所習慣的方式去詮釋宇宙,關於科學,關於星際電影,關於某些類星際遺跡,復活島神像、麥田圈、飛碟等……我們的方式正是精靈們的方式,有些誤讀或誤譯也許我們也不清楚,但我們的確只能利用這樣有限的理解詮釋無垠的宇宙。
更多時候需要想像
除了世界的解釋,關於這本書,還有個最大的特色,就是用顛倒的價值觀來諷刺人類:「我們珍視的東西,在人類世界成了長滿苔蘚的灰色石頭和枯萎的樹葉而人類的寶物,在我們這裡則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廢紙。我們的『右』是他們的『左』,我們的『對』是他們的『錯』,我們的湯匙是他們的叉子!」大自然的移轉視若無睹,而廢紙是金錢,人們的職業不知所云,不像精靈可以正大光明說自己是弄蛇巫師和五副各色夾鼻眼鏡的擁有者,或者無所事事的大師和娛樂活動群島管理人。我們說「是」的,他們說「不」,而「科學」原來只是宗教的變種。
書裡的主要文字說明了精靈的詮釋觀點,圖畫則利用俄羅斯的民族傳統特色,例如尖帽、燈籠褲等衣著,細緻的裝飾性畫風,再結合天馬行空的對於精靈的瑰麗幻想,輔助性地點出每一個詮釋的想像。所以這是一本結合插畫的百科全書,沒有情節與故事,卻堆滿了各式想像,隨便翻開一頁,都可以讚嘆或笑鬧。
閱讀,有時候需要嚴肅,更多時候需要想像,這樣的圖文書就像一只萬花筒,引導你移開慣性的思維,用遊戲的方式多看一點、多觀察一點、多顛倒一點。或許真理就在指尖,出現小精靈用力扯開喉嚨要跟你說明,請記得手腳輕放,聲音小一點,呼吸慢一點,才能聽得清楚。

圖/漫遊者文化提供
圖/漫遊者文化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