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齋夜話】周鼎國為妖怪代言

8

文/邱傑
常有人問周鼎國:「為什麼想為地方寫故事?」他的答案是:「因為我喜歡台灣這個我生長的地方!」
在台灣還屬於少數的妖怪玄奇故事中,《台灣妖見錄》作者周鼎國本身就帶著許多玄奇,大學四年他利用空餘時間旅行,努力認識台灣的三一九鄉鎮。上了研究所繼續行走各地,全台灣除了烏坵鄉沒去過,每個地方他已走過一遍以上。
念書時他還養成閱讀的興趣,從學校圖書館、地區圖書館到文化中心,一年閱讀至少三百本書。大量閱讀是他踏上寫作之路的種子,大學時就成了校刊書寫校內動植物的專欄作者。
周鼎國出生於木材商人之家,因為興趣使然,從小歷史、地理一直是班上佼佼者,在當兵時,由於在自己的寢室中遇到一件超自然現象,持續近兩個星期之久,讓他驚覺到人世間確實存在著他所不知之事。直到二○一二年日本妖怪大師水木茂老師來台灣舉辦鬼太郎特展,參觀之後他才豁然開朗,書寫各地故事也一夕取代了他原本專業的建築職業。
故事從何而來呢?他說得明確:「就是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給我的訊息。」他說,自從決定寫故事之後,畫面就一幕幕出現在腦海中,如同開啟了那個地方的直播,和他產生了連線狀態。完整的故事寫完一個之後便接連出現另一個。他順著故事的推展出去旅行,從旅行探訪中尋找更多故事的素材,外人覺得他是去蒐集,他卻說他是依著感覺被召喚而去。
水木茂先生不但為他開啟了發現與書寫這一扇門,也讓他驚覺到:為什麼日本可以文化輸出賺世界人的錢,台灣的文創力卻一直難以敲開世界之門?他覺得答案就是台灣各地太欠缺故事性,至少欠缺寫故事的努力,他也就此下定決心為台灣這塊土地寫故事。
從第一篇的木柵情人樹開始著手,順利完成第一本《台灣妖見錄》,愈寫愈感受著一種被另外一個世界找上,作為當代故事的記錄者的使命感。在這之前他根本不知道台灣也有河童、天狗、雪女等等妖怪的存在,在開始書寫之後竟然就一一浮出來了,如此持續走來,儼然他已成了台灣妖怪代言者。
周鼎國也更加相信命運,他認為命運既然選擇讓他走上貢獻社會的方向,他當感謝一路走來支持他的友誼力量,也期許自己要在有限的人生中責無旁貸,只能「一生懸命」地去完成他的任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