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二元對立」與「陰陽互濟」

54

文╱黃光國(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2019年10月底,《紐約時報》報導:美國總統川普表示,美軍成功獵殺伊斯蘭國(IS)首腦巴格達迪,是國安大勝。同時發布2張照片,一張是美國總統川普跟幕僚26日在白宮戰情指揮室,觀看中央情報局(CIA)和特種部隊突襲伊斯蘭國首腦的照片,另外一張是前總統歐巴馬2001年和幕僚遙距圍觀獵殺賓拉登的現場氣氛。
這一則新聞的發布,可以說把西方「二元對立」思惟發揮到淋漓盡致。「二元對立」的思惟方式在西方有極為長久的歷史。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as)根據自己的經驗,描述古雅典和斯巴達之間的「伯羅奔尼撒戰爭」,認為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現存大國基於恐懼和自身利益,一定會回應這種威脅,雙方無可避免的要發生戰爭,最後是兩敗俱傷,玉石俱焚。
歐洲啟蒙運動發生之後,理性主義興起,「二元對立」的思惟也隨著科技的發達而盛極一時。
「二元對立」中的每一元都必須先作具體的定義,「二元之間」彼此互斥,非此即彼,彼此之間不能相容。在政治上的極致展現,就是利用高度發達的科技,精準地「獵殺」當權者的政敵。
「二元對立」和中國文化「陰陽氣化宇宙論」中的「陰/陽」二氣有其本質上的差異。「陰/陽」二氣的關係是兩極「互為其根,陽中有陰,陰中有陽」,陽去陰來,陰盡陽至,彼此並不互斥,所以說「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庚子年是中國歷史上的大凶之年。120年前的庚子年曾經發生八國聯軍之禍。美國發起中美貿易戰爭,到了2019年,已經明言:這是一場全面「圍堵」中國大陸的「文明對抗」。
庚子年的春節過後,新冠病毒在武漢爆發,日本各界捐贈給中國的抗疫用品上寫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
唐代日本長屋王為了邀請鑑真大師到日本傳法,派人攜帶千領袈裟入唐施佛,衣襟上便繡有「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其中蘊含的意思是:中日兩國之間的關係應當是「陰陽互濟」,不是「二元對立」。
所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立即表示:銘記在心。
「二元對立」的思惟方式,使許多西方人以為自己可以扮演上帝的角色。瘟疫的發生是大自然對於人類的反撲。這次新冠病毒的發生,同時也在考驗:那一種人性可以幫助人類度過凶年。
希望在陰盡陽至,疫病消失之後,世界各國可以從其中得到教訓,發展出「陰陽互濟」的國際關係,而不是「二元對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