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愛情

18

文/石德華

「我已經習慣一個人的生活。」
「蛤,這種事怎麼能習慣?」
也幸虧記得住這句電視劇的對白,我才時時收住那很以一個人生活為榮的誇口。
這對白真正的意思是在說:
永遠都不可以冷感麻木,不可以不在乎,不可以不追尋不嚮往喲,對那個叫作「愛情」的東西。
甘巴爹,加油!最好直接去霞海城隍廟拜月下老人,記得帶鮮花、紅棗,再買一份紅線鉛錢,順時鐘方向過爐。
你笑我老派?唉喲,我是在說不儀式的周到慎敬,無以達事物本身的珍貴鄭重。
愛情,絕對是生命中的高價值。

有場演講,我用岩田俊二的純愛電影《情書》,去詮釋我要說的愛情。
我女兒笑得跟你一樣忍不住,還加碼:「這時代誰還要聽你講這種愛情!」
這時代?這時代的愛情已簡化到只消一根手指,告白或分手,一訊搞定。
示愛手法是千變萬化的,愛情分合是琳瑯滿目的,但是,愈變動的東西,往往愈存在不變的軸心,否則轉速離心會讓它被甩飛到無盡虛空,粉化得無影無蹤。
愛情,值高,需要核心本質性的了解。了解,就是對愛情最周到慎敬的儀式。

在地球看到花園裡的五千朵玫瑰花,小王子立刻俯地崩潰大哭,原來他的玫瑰花和這五千朵玫瑰花長得一模一樣,並非多麼美麗而獨一無二。
經過狐狸的開導,小王子才真正明白愛情的真諦,所謂獨一無二,是彼此交集的共同記憶,是對方的無可取代。
所以,財富、身家、外貌、才華,全都是附加所值,愛情不是身邊需要一個人,不是因為對方愛你而愛,愛情的發生,要純粹到因為你,是,你,有優點也有缺點的你。愛一個人,是將他的缺點數算進去。
然後,你們以本色滲透進對方的生命,去經得起所有歡喜及悲愁,或者終於證明你們經不起。
這過程中,有比愛情本身更重要的東西叫,了解。
了解,其實它在我心中,根本是世間萬物的共通法則,了解之後,才能有真正的慈悲與包容。
小王子不了解玫瑰花的驕矜矯情是因為沒安全感,虛榮浮誇是因為怕失去,要求過多是為了證明被很愛。那時還沒人教會小王子「重要的是肉眼看不到的」,他還年輕,還不懂別聽她說了什麼,要用心看,要了解她。
在乎,才值得再三調整磨合,只要有一個人不在乎,愛情就可以終結。小王子因太在乎而敏感,玫瑰花因太在乎而怕失去,所以小王子一定要回612星球,在乎,他們的愛情就值得再續。
如果我遇見小王子,我會告訴他,人需要成長,回去後一定還會有考驗,但他面對問題的態度會不同。
如果我遇見玫瑰花,我會告訴她,試探,暴露的是自己內心的缺乏,對生命而言耗費無效,她需要建立自信,有時,幸福只有一次的機會。

至於玫瑰花被分手的畫面,那堪稱史上最漂亮經典的示範。
正視,坦誠,放手,不讓對方有愧疚感,還能將自己的自尊輕輕托住。
不糾纏、不推諉,沒有以前你怎麼對我,沒有以後我怎麼辦的撕扯哭喊,悲傷,那橫豎是我家的事,要走你就快點走。多麼強大的眼前當下啊。
你說,你朋友們的情傷反應,從淡到烈,很不一致。
我不和你談執與捨,因為和沒離開612的小王子一樣,你太年輕。
我只告訴你,手寫信或一根手指,網路交友或老派約會,作情歌彈吉它或驚爆大示愛,快速秒閃或含蓄保守……這些都是浮動的,變化的,表層的現象;會天長與地久,也會自欺與欺人,給你幸福有多深,給你的失去就有多慟,這才是情感的本質,本質永不會變。失去是愛情的本質之一。
為什麼?嗯,簡單的說,每樁情感都含帶著深深淺淺的緣分,緣比情更強悍。
痛失愛情的處理,從來不是能力的問題,是選擇。回頭轉身,是選擇。在泥淖中翻滾,也是選擇。痛,那是另一碼的事了,當下必要的是態度,正能量和負能量總是聯手出現,選擇,在你。

《情書》裡的渡邊博子,得知自己之於死去的未婚夫,無非是她與他初戀女孩長得一模一樣。悔恨?遺憾?受傷?心痛?不值?不,她選擇去到未婚夫登山失事的山前,仰天,空山雪地大聲吶喊:「你好嗎?我很好」,萬緣澄澈,晶瑩如雪,她放下,告別。
同一個時間,那初戀女子,病床上也正輕呼一句:「你好嗎?我很好」,她在說,從前不明白的我現在都知道了,的確是錯過,而錯過就是錯過,時光是一彎逝水,她放下,只留下美好。
那麼主動分手的一方,會是怎樣的心情?無感嗎?會愧疚嗎?你認真的問我。
我想,從無感到歉疚,階階都有,和你朋友們的情傷反應一樣,層次很不一致。
一個性別取向不同的男生,在青春騷動時期,曾向一位男同學示愛而遭拒,想必當年在高校,這一定惹起過風波。很多年後,他們在街頭意外相遇,彼此打趣都已成了大叔。坐在街邊抽著菸聊近況,那男同學離了婚,正焦頭爛耳為小孩歸屬權打官司,臨別前,這男生對男同學說了句:「對不起」,說自己從前年少莽撞,一定造成對方不少困擾。道別離開後,那男同學才用訊息回答他:「不,謝謝你。」
你懂嗎?你懂為什麼是「謝謝」嗎?
多麼輕易的人與人之間令人身心俱疲的紛爭、吵鬧、誤解、爭奪、背叛、欺騙、傷害、打擊……謝謝,謝謝你曾如此純然單一、坦白直接的喜歡我愛我,謝謝,謝謝、謝謝。
我告訴你,我很喜歡這樣的故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