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時歡喜】 天街小雨潤如酥

14

文/林念慈
新歲已立,春天款款就位,溫度逐日回升,陽氣萌動,任憑再冷硬的心腸也禁不起溫言軟語,所以吹口東風就把寒冰解凍了,散溢為細雨。
《逸周書.時訓解》提及「雨水」三候,曰:「雨水之日,獺祭魚,又五日,鴻鴈(雁)來,又五日,草木萌動。」纏綿的雨水滋潤了大地,此際水獺漁獵、鴻雁北歸,遍地綠草如茵,杏花天影與油菜花的重彩交錯,儼然一幅生機盎然的春景圖。
初春時節,雨水伴隨著花朵而下,或指花飛如雨,故有「桃花雨」、「沾衣欲溼杏花雨」之說。也因春雨細密,如煙似霧,杜牧的〈江南春絕句〉便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佛寺的屋宇重重疊疊、相互掩映,在江南煙雨裡顯得深邃迷離,「南朝」二字,更是詩人的歷史喟嘆,即便前朝再富麗輝煌,隨著時間日日沖刷,似乎也已面目模糊,漸行漸遠……
而杜甫〈春夜喜雨〉,則是以極大的歡悅之情來謳歌春雨:「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好雨,是因為「來得是時候」,隨順時節,為萬物帶來生機;也因為「悄然」,所謂「為善不欲人知」,儘管「無聲」,卻默默惠澤了許多「新生」,在晨曦中發芽。
雨水過後,降雨量增多,也帶來了暖熱的空氣,特別適合嫁接果木,移植或造林,所以農諺云:「雨水節,皆(接)柑橘」、「雨水甘蔗節節長」,同時也利於農耕;朱淑貞〈喜雨〉:「潤物有情如著意,滋花無語自施工。一梨膏脈分春壟,只慰農桑望眼中。」雖是閨中女兒,卻也盼著春雨,為的不是雨潤花開,而是知道春雨貴如油,能夠滋養土地,換得農人解顏開懷,那才是真正的大喜。
時疫興起,這個年過得有點潮溼,溼漉漉的城,溼漉漉的人,正如春聯捲起的四個角,不免讓人有些難受;天上落雨,想來是菩薩慈悲的淚水,既為洗滌愁苦,更是遍灑甘露。便讓雨水洗塵吧,縱然還有幾分涼意,但絕非無情,春雨溫柔如露,早已經悄悄地鬆動世界,此刻有些秩序看似瓦解、崩落,卻也正是重建的開始;且讓封鎖的心事都化作春泥,待天地的第一聲飽嗝,驚動百蟲,人間重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