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護生畫集】 獸相食

6

文/林少雯
有餚名腰花,豬玀之腎腸;
有餚名羊尾,綿羊之膀胱;
有餚名豬腦,豬玀之腦漿;
顧名思義時,投箸不能嘗。
──光源詩,虞愚書
「來一盤腰花」、「切一碟羊尾」、「豬腦再來一碗」,這是在飯館和酒店裡常聽見客人吆喝著點菜的呼聲。其他還有鳳爪、鴛鴦雙翠、夫妻肺片等,稀奇好聽的菜餚名稱,都是動物身上的一部分加以料理調味而成,滿足人們那永遠無法滿足的口腹之欲。
當人們在談論這鱔、這石斑魚、這果子貍、這牛腸、這大閘蟹、這烏賊、這八爪章魚……該怎麼切、該怎麼浸酒淹漬、該加甚麼去腥、該加薑去寒……或在議論活魚八吃或十吃的時候,廚房裡正將動物支解,開腸破肚挖出內臟放在碗裡,再把頭剁下來擺一邊,把四肢砍下擺另一邊……廚師再挑肥揀瘦的拿去料理成客人點的菜餚。
如此這般場景,天天在大餐廳、大酒店、小餐廳、小飯館,甚至一般家庭的廚房中進行;一想到宋黃庭堅所寫的護生詩:「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心中不禁悽悽然焉!
古訓說道:「天地之大德曰生,世人之大惡曰殺生。」世人因為要滿足口腹,養其肉身,而將活生生的有情識、知痛苦,跟人一樣愛生惡死的動物,捉拿、倒懸、去毛、撕皮、開腸破肚、剁下頭角,以沸水煮燙、以熱火熱鍋煎熬……讓無辜眾生受盡苦楚,還高談闊論料理技巧,洋洋自得。
人們因吃眾生肉,造成多少眾生妻離子散,造成世間多少怨恨難平,這些怨,來生要報,因此不論來世是人是畜,都互相殺害以洩憤;也造成人與人、國與國的刀兵劫難和戰爭不斷。願雲禪師的至理名偈:「預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就道明一切真相。
人們吃眾生肉,兇惡的猛虎悍獅也吃眾生肉,牠們啃食撕咬眾生的肉體骨骼,吃得血肉模糊,人們覺得殘忍,不忍聞看,孩子看了直說吃動物的大蟲們是壞人,人們不也吃這些眾生肉嗎,為何就沒人說自己殘忍呢?
李圓淨在《護生痛言》中所說:「禽獸相殘,則虎之害不及空飛,魚之害不及陸走,也有相當的限制。獨是『人之殺物』,上至天空,下至海底,中至山林田野,無不設法搜索……」,可見人的為所欲為,報應是世間刀兵劫,就是被殺眾生的怨恨來一次大反攻,是多麼深刻的仇恨啊!
獸吃獸與人吃獸,其實是一個意思,但人可不認為自己是獸啊!是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