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 青春歌最終章

4

文/曹郁美
自二○一六年六月筆者撰寫本專欄第一篇,至今已近四年,今日是「最終章」,第九十六篇,臨別之際不免要寫幾句話。
一九七九年,我誤打誤撞地進入新格唱片工作,職稱是「企畫文案」。本公司因「金韻獎」爆紅,也正值美麗島事件、本公司製作發行的楊祖珺專輯《美麗島》被全面查封的時刻;傻楞楞的我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呢。
緊接著〈龍的傳人〉、〈中華民國頌〉到處沸騰,那是一個趁勢噴發、人心思變、尚未解嚴、民進黨也未成立的時代,空氣中都嗅到了多元、詭譎、繽紛的氣息,現在回想起來甚覺驕傲。套句迭更斯的話來說:「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尤其要感謝上蒼的是,我幸運撞見校園歌曲的狂飆,見證歌曲發展的興衰起伏。
時序更迭來到二○二○年,政黨輪替都好幾次了,台灣音樂型態也同樣地變、變、變。以下將這五十年來的變化略敘於後:
一九七○年起,東洋風的台語歌當道,同時鄧麗君、鳳飛飛伴隨著瓊瑤風崛起,並穿插國民黨帶來的老上海調:周璇、姚莉、白光、吳鶯鶯,以及香港的崔萍、葛蘭、葉楓等,五湖四海,好不熱鬧。台語歌與國語歌形成兩股勢力,壁壘分明。
一九八○年,校園歌曲、年輕人自彈自唱、自創歌曲是王道,前期有吳統雄、洪小喬、楊弦,中期有齊豫、李建復、蔡琴,後期有羅大佑、李宗盛、張清芳,他們點亮了台灣的天空。同時「新浪潮電影」打開了更廣闊、開放的天地。
一九九○起的廿年間,除了原有的國語歌曲鏘鏘滾外,還有兩個特點:
一、在禁錮解放之下,新台語歌曲表現搶眼。陳明章、抓狂歌、林強、伍佰、陳昇等,展現或搖滾、或反骨、或柔情的氣息。注意,以上幾人的專輯都由「滾石」出版,可知它是個勇於創新求變的公司。
第二個現象是:香港藝人搶灘華語歌壇成功,當然他們的首要工作是:把華語說好,暫時把粵語擱在一邊。尤其是香港藝人大都能演能唱,以劉德華來說,他是影帝、也是歌神。在稍早之前,還有新加坡的費翔、鄧妙華,大馬的巫啟賢、梁靜茹的成功,這段時間台、港、星、馬共同創造了華語流行文化的高峰期。
二○○○年起,中國拜改革開放之賜,各方面發展神速,流行文化凌駕華人世界,在台灣知名度最高者是王菲。
迫於生計,台港許多優秀人才開始「北漂」、向中國移動。台灣的音樂界靠五月天、蔡依林撐場面,或是陳綺貞、雷光夏這樣的「文青歌手」當道。不過值得驚喜的是,許多獨立樂團出頭了:蘇打綠、茄子蛋、生祥、滅火器、草東沒有派對等,他們大多唱台語歌曲呢。對我們這些四、五年級生來說,聽這些獨立樂團的歌……聽不懂啦。
此外,余天、高金素梅、林昶佐投入了政壇,三人都剛當選立委。大家可能對昶佐的音樂資歷不熟悉,他是重金屬搖滾樂團「閃靈」的主唱,又是作詞人、作曲人。至於香港,台灣人較熟知的是鄧紫琪、何韻詩、黃耀明,不過,她們比起香港全盛時期的梅艷芳、陳慧琳、林憶蓮、莫文蔚,乃至四大天王,氣勢弱了許多。
台灣流行音樂五十年,豈是短短篇幅所能道盡?僅是臨別之時的簡單「回顧」罷了。謝謝報社、本版主編的厚愛,有機會再續前緣。
本專欄結束後,本人要撰寫佛學主題。本人擁有佛學博士學位,長期在東吳大學中文系任教。專欄名稱暫定「佛學很EASY」,既然是「EASY」,當然朝向深入淺出、易讀易懂的方向進行。我們下回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