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叫丈夫? 追溯古代度量衡

31

【本報綜合報導】稍有國學常識的人都知道,「丈夫」指的是「老公」。但為什麼「丈夫」會成為男子的稱呼,難道沒有長到一丈高,就不能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中國大陸作家李開周在新書《從奈米到光年:有趣的度量衡簡史》,談起語言和古代度量衡微妙又有趣的變化。
東漢學者王充曾發表對男子身高的看法:「譬猶人形一丈,正形也,故名男子為丈夫……不滿丈者,失其正也。」意思是,成年男子長到一丈高才算是正常體型,因此古人管成年男子叫「丈夫」。一丈等於十尺;就算是換算成台丈,一丈也等於三點三三三三公尺,也就是三百三十公分,難道古代人都吃了特效增高藥?古籍中記載的身高之所以很高,僅僅是因為古代的尺很小。古尺是不斷變化的,變化趨勢就是愈來愈長。
《孟子.告子下》中曾形容「文王十尺,湯九尺。」周文王十尺高,被認為是長人。民國時期度量衡學者吳承洛先生根據文獻記載做過推算,西周一尺在十七公分到十八公分之間。如果這個推算符合史實,則周文王身高十尺(十尺為一丈),大約是一點七公尺到一點八公尺之間。不過周文王活著時,西周還沒建立,他其實屬於商朝人,按照商朝尺,他的身高可能才一點六公尺左右,以現代男子的標準,周文王應該算是矮子。
隨著「丈夫」被妻子拿去當「老公」的正式說法。人們說起成年男子,不再說「丈夫」了,改說「七尺男兒」或「七尺之軀」。西晉一尺在二十四公分上下,七尺大約一點六八公尺。魏晉以降,尺度迅速增大,南北朝時的北魏一尺將近三十公分,唐朝一尺已超過三十公分,宋、元、明、清一尺增到三十一公分到三十三公分。尺度愈來愈大,但「七尺軀」的說法始終沒變,只要說到男人,必然是「七尺男兒」。可見文化慣性如此強大,尺度早就變了,語言卻沒跟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