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誤會敵視與理解包容

52

澳洲一名九歲患有侏儒症的男童奎登,長期在學校遭受同學霸凌,校方及家長束手無策,奎登的母親日前心痛地將奎登哭訴影片放上社群平台,見奎登淚眼汪汪的吶喊:「馬上給我一條繩子,我現在就想自殺!」這令人心碎的影片一上網,至今已有數千萬人點閱,各種聲援和支持行動,陸續展開。
這些回應包括澳洲大明星休傑克曼,與澳洲全國橄欖球聯賽(NRL)的行動支持,球賽開賽前由壯碩的隊長牽著矮小的奎登笑容滿面地進場,這畫面融化了多少世人的心;同樣患有侏儒症的美國演員布萊德威廉斯(Brad Williams)則在群募平台「資助我」發起募款,要幫助奎登母子到加州迪士尼樂園遊玩,短短幾天,就募得超過新台幣一千四百萬元。奎登的阿姨代表奎登母子向外界感謝,但她們決定不去迪士尼,準備將這筆善款用於慈善目的。
奎登的新聞事件至此暫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媽媽為侏儒症兒子訴求公道,獲得熱烈回應;社會各界紛紛伸出援手,展現愛心與同情,最終善款也未用於私人。
一切看起來似乎完美,不過,等奎登回到學校後是否還會被同學霸凌?以及往後的漫漫人生,能有多少機會像威廉斯成為世界知名的演員?這些都是奎登家庭還要面對的殘酷考驗 。
另一個例子,是日前發生在台灣的新冠病毒確診非法移工案例,印尼籍案主並非合法的照顧者,但平時穿梭於兩戶被照顧家庭。該名個案在被查找到後立即隔離診治,但她在收治地點還對外開直播,引來網民一片撻伐,似乎指責移工不僅在台非法工作,染病後趴趴走造成台灣人民驚恐,竟然還大喇喇開直播,完全無視台灣對防疫的戒慎恐懼。
這個案例且不討論法律層面,僅從民眾對個案移工開直播的反感觀察,其中充斥著對外來移工的不理解,甚至帶著歧視。
大疫當前全民備戰,本無可厚非;而該案主又是非法工作,現在成了禍源,自然成了千人所指的對象,但這其中藏著多少問題要質問:平時對移工的管理及法令是否足夠?疫情當前,對移工特別是看護工的防疫資訊告知,是否充足?即便是平時已受到充分防疫教育的台灣民眾,還會防不勝防,遑論一個在主流社會之外的非法移工。
何況在台移工群,直播其實是他們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大家如果假日到台北車站或中山北路走一走,就會看到許多外來移工各自拿著手機直播,原來他們在平日工作空暇時也喜歡開直播,紓解全年無休的工作壓力,也是向海外家人報平安,直播早就是在台移工的一種特有文化。
網民許多的批評,其實來自於沒有理解,缺乏同理心,台灣人最喜歡掛在嘴上的包容,在這個極小案例中,卻不自覺的凸顯出自大的無知。個案移工只要無涉地點相關資訊的直播,又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
從奎登或個案移工的新聞,我們仍可清楚看到不論國內外,仍充滿了各種歧視與缺陷。世界本來就不公平,有人天生不幸得了罕病,有人為了生活不得已遠離家園打拚,這些都非個人所願。台灣人民確實可為我們的民主和防疫感到驕傲,可是在政治與生活富足之後,普世價值的提升,應是再向上追求的美麗境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