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妝推手 試圖從黑市衝破桎梏北韓青年 爭取愛美自由

1

編譯韋士塔
目睹化妝品龐大商機的北韓當局,正積極研發國產美妝,但其種類款式仍難以攀比國外品牌;與此同時,透過黑市接觸南韓和海外文化的北韓都市青年,正試圖打破當局對外貌衣著上的種種桎梏,拿回自己身體的主導權。
現年22歲的脫北者姜娜拉(音譯)說:「在北韓畫上紅唇會帶來無法想像的後果,這個顏色象徵資本主義。」回憶起家鄉北韓清津市的生活,姜娜拉表示,大部分女性只能塗抹粉色等淺色口紅,長髮須整齊挽起來或編成髮辮。
為了避開被稱為「Gyuchaldae」的時尚警察,姜娜拉通常會避開主要道路,改走小巷。「每當我化妝,村落裡的年長一輩會數落我是被資本主義汙染的麻煩鬼。我記得每10公尺就會有1位巡邏員檢視民眾妝容」,姜娜拉亮出手上的銀色戒指和手鍊說:「這在北韓是不被允許的,也無法染髮或是讓頭髮這樣鬆散。」邊說邊指著她一頭波浪捲。
CNN引述兩位分別在2010年和2015年脫離北韓的女性報導,只要是穿著迷你裙、寫著英文字樣的襯衫及緊身牛仔褲等「過於西方的穿著」,將面臨輕微罰款、公眾羞辱或懲罰。懲處的標準和方式因地而異,脫北者表示,有的必須站在廣場中間忍受公眾嚴詞批評,其他則需服勞役。
儘管居住在全球管制最多的國家之一,姜娜拉表示,她和同樣出身千禧世代的朋友仍會跟進外頭的時尚潮流。
北韓的黑市成為啟發北韓年輕一代追求美妝的幕後推手。在1990年代大飢荒爆發之際興起的黑市,商品應有盡有;根據南韓統一部資料,黑市也是當地人取得違禁品的渠道,南韓或中國大陸商人會將包括電影、音樂劇、肥皂劇等外國內容拷貝進USB隨身碟、光碟或SD卡,再走私進北韓。
北韓人權組織自由北韓(LiNK)研究與策略主管朴石吉說:「北韓的都市年輕人正從外部世界吸收文化,甚至開始影響境內的時尚趨勢、髮型及美麗標準。看過南韓的電視節目後,北韓青年可能會想要改變髮型或衣著。」
儘管國際知名美妝品牌不見北韓的蹤影,但北韓官方中央通信社(KCNA)表示,國內美妝產業正蓬勃發展。KCNA報導,平壤在去年11月主辦全國美妝展,「超過13萬萬項化妝品亮相,包括去角質的肥皂、能促進血液循環的機能性化妝品、美妝小物以及抗老美妝品」。
高麗大學北韓研究教授南成旭表示,國際制裁加深導致北韓更難以進口高品質材料與產品,進而推動國內美妝產業發展。
金正恩也發現南韓化妝品的龐大商機,開始投入國產化妝品出口,仿效南韓產品的包裝並添加人參等高人氣成分。KCNA今年初報導,新義州美妝工廠「已經開發睫毛增長液和治痘面膜等機能性化妝品」,並出口至俄羅斯和中國大陸。
儘管北韓國民能買到國產化妝品,但其庫存及多樣性仍遠遜於國外品牌。朴石吉指出,使用海外走私美妝品的民眾不僅是在嘗試新妝容,更是在測試北韓當局的接受程度,「使用舶來化妝品是昭告自己與周遭人的不同,並表示願意最低程度地打破成規」。
姜娜拉回憶:「當我第1次走進南韓的美妝店,還以為自己走進了玩具店,大量的繽紛色彩就像是玩具。對我而言,追求美麗象徵自由,現在這操之在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