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行路】尼泊爾的禮物 (之一)

0

文╱Maple Day
印度入境發生莫名狀況,只得從佛陀誕生地藍毘尼前往加德滿都,再返回德里;豈料竟得以飛越「世界最美航線」──機身與靄靄白雪下的喜馬拉雅山,比翼而行。飛行的平穩,引爆我持續幾日都睡不足兩小時的嚴重疲困,眼皮如千斤頂,張眼都吃力,必須用手指撐開細縫。貪戀窗外這難得一見的險峰峻嶺,連綿不絕的雪山景色,儘管隔著機窗,觸摸不到,也呼吸不到靈山的高氧,但壯觀的空靈美,令我屏氣凝神,旅程的為難與艱辛,內心的飄忽與浮動,如是安住……
在我更年輕的時候,尼泊爾曾排在我旅遊名單的前幾名;殊不知生命是謎,幾分可安排,幾分不可測,更多的是大逆轉,在命運的謎與迷之中,我學會了順勢而為,連旅行亦如此──勢,始終不在尼泊爾這端。
案頭一直放著《尋找藥師佛,尼泊爾的山居歲月》,時而安撫被運命騷動所激起的無明,也下意識地傳遞我已久忘的心願!
二○一五年加德滿都大地震,震動我助養一位尼泊爾女孩R,從三歲走到入學,開始通信,每次寫來的第一句問候:Namaste!一張張她站在大山前拍下的照片,偶爾撥動我被紅塵包裹的初心,什麼時候我能雙手合十說聲Namaste?什麼時候走一趟尼泊爾呢?
就在我沒有任何念想,機會來了,雖然只入境一天,卻也讓我暗喜,感覺與自己的青春,與這位每天徒步兩小時上學的小女孩,更加靠近。
當天清晨出發藍毘尼,心還是貪婪:「如果能在尼泊爾住一晚,該多好啊!」
沒想到,計畫居然跟上變化,果然,順勢而走是真理,這次的勢,的確在尼泊爾手上,不僅遂了我的願,還額外住上兩晚,煙霧裊裊的山路,色彩繽紛的小屋,像星辰一樣散布在山巒裡,我們停在山谷的中段,大家紛紛下車解手,我卻一眼鎖住喜馬拉雅咖啡小館,高山上的一杯尼泊爾咖啡,解了我的饞,在詩與遠方,平添幾分浪漫,也為自己混沌的前途,安放幾許清定。
站在山野間,目送遠山,我知道這是尼泊爾給我的禮物。♣

分享: